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那年花季 第十六期 烟火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18禁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那年花季 第十六期 烟火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18禁

发布时间:2019-10-10 00:38:1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依子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的小说,是作者依子创作的青春校园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觉得现在跟古代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只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回到了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 也许是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免费试读


我觉得现在跟古代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只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回到了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

也许是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楚惜然的意料,当我们走出车站的时候,楚天泽便正好走出他那台名贵的桑塔纳,我惊讶地看着楚惜然,他却淡定自如。这时,车站的影响里,传出那首百听不厌的烟火,“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小心,走进悲伤的森林…”

气氛有些微的紧张,虽然,楚天泽跟他的儿子一样,都很淡定。

“你还是来了。”惜然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淡淡地吐着烟圈。

我惊讶地看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知道?他竟然知道楚天泽要来。

“我说过,不会让你再伤害素素。你还是做了。”楚天泽淡然一笑,我看不懂这笑的含义,但我知道,里面夹杂着轻微的苦涩。

楚惜然愤怒地盯着他,眼睛里直喷火,“你只知道你的儿子在伤害你的女儿,可你知不知道,你的私生女,她正在伤害你儿子,正在磨灭你儿子留下来的唯一希望。”

楚天泽瞥视了我一眼,轻轻地走到楚惜然的面前,“儿子,家事我们回家再说吧。”然后,他侧过脸对我说道,“莫雪依,名字不错,不愧是本市第一中学的第一才女。要我送你回去呢?还是你自己走回去。”

我看得懂他眼里的嘲讽和轻蔑。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敢有劳伯父您呢。我想,我自己可以回去。”说罢,我转身便走。

“我送你。”楚惜然的手紧紧拉住我,他的不容置疑,我无法抗拒。

“惜然,你…”楚天泽被自己的儿子气得火冒三丈。

七月流火,清风阵阵。叶子纷纷扬扬落下。

我们回到了学校,他拉着我的手,一直走到寝室门口。这一路,我们都走得很沉重,一言不发。

他轻轻地放开我的手,“依子,等我回来。”

我轻轻地点点头,泪水溅落。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你这一回去,会怎么样呢?他会放过你吗?

我轻轻地转身,没有再回头,因为我怕我一转身,他就会看见我落下的泪。

风微微寒,就如这人心般冷落。林素素是不幸的,可是,楚惜然呢?他就不难过吗?

夜晚,月华洒满。我望着天上的星星,想着他。惜然,明天,我可否还能见到你。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进来的,是杜雨琪。

“依子,你怎么还没睡啊?”雨琪的声音柔柔的,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不在等你么?怎么才回来?”我心不在焉地问道。

杜雨琪笑了笑,一脸幸福的模样。

“雨琪,你又跟汤东磊约会去了?”看她一脸的幸福,就知道,肯定是喜事。不过,这倒也不奇怪。他们两个从早到晚形影不离的。就是想分,都分不开。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楚惜然,莫雪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楚惜然,莫雪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作者:依子类型:青春校园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楚惜然,莫雪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楚惜然,莫雪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