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那年花季 第二十期 木卓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小白文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那年花季 第二十期 木卓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小白文

发布时间:2019-10-10 00:38:1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依子 状态:已完结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是依子写的一本青春校园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精彩章节节选: 木卓把我从虎口救下,我真的感激不尽。只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初一的时候就去了美国吗? “主编大人,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免费试读


木卓把我从虎口救下,我真的感激不尽。只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初一的时候就去了美国吗?

“主编大人,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把楚惜然带走,自己跑回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看着簌簌飘飞的落叶说道。我不敢让他看见我的眼睛。

木卓的惊讶是我不经意瞥见的,“等等,依子,你是说他去了美国?”

他怎么可能去美国呢?我以前叫了他那么多遍,他都无动于衷。说什么怎么也不会离开依子。这次,他怎么就…木卓若有所思。也许是看着依子有些不对劲,所以转移了话题。

“小城的冬天还真冷,这风刮的。”看着木卓滑稽的表情,依子“噗”的一声笑了。

“木卓,几年不见,你还是一点没变。”

“一点没变,那我不是太失败了吗?难道你没发现,我又变帅了吗?”木卓说着,摸了摸他那没有胡须的下巴。

“我没觉得啊,就算变了也只不过变得更臭美了。”我偷笑着跑开。

木卓在后面追着,我不经意地回头,才发现,他真的变帅了。

站在学校假山旁的小河边,听着风声,看着落叶,我突然觉得,我喜欢上了这种凉。这时,校园的的歌声想起,是那首,我最爱的断桥残雪。

我靠在栏杆上,看着这条小河里清澈的水,自由自在的鱼,愣愣发呆。

“还是当年的运动健儿啊,我追都追不上。”木卓笑着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礼盒。

我惊讶地看着他,“你还会变魔术?”

木卓笑笑,打开,里面是我最爱的小钢琴。虽然是个玩具,可这白色三角钢琴却是我的梦想,“我还记得你当年跟我说过的梦想。这虽然只是个假的,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把它变成真的。”

我小心地接过木卓手里的小钢琴,“是的,总有一天,它一定会变成真的。谢谢你,木卓。”

“别这么客气,我可没那么好,我这么做,可是有目的的。”木卓坏坏地一笑,眼前的这个木卓,还是当年的那个,一点都没变。

我把玩着小钢琴,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说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很简单,初来乍到,带我熟悉一下环境。”木卓拉过我的手,就往前走,一点都不避讳。

“哥,你能不能为我省省心啊。要不,流言蜚语来袭,我可顶不住压力。”

“你个傻丫头,当年那么多流言,也没见你怎么样,就这点压力,我想都不用想也知道你顶得住。”

我无赖地跟在他的身后,木偶般挪动着。

“先生,你饶了我吧,已经逛完了。”夕阳西下,我求饶似的看着木卓。

木卓松开手,不理会我的哀求,“逛是逛完了,不过,放学要陪我吃饭。”

“啊?不是吧。”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楚惜然,莫雪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楚惜然,莫雪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

作者:依子类型:青春校园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依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楚惜然,莫雪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依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季那年,我们都沉沦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楚惜然,莫雪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