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爆肝驸马》爆肝驸马笔趣阁 第二十六章 黄麻纸 爆肝驸马虐文

《爆肝驸马》爆肝驸马笔趣阁 第二十六章 黄麻纸 爆肝驸马虐文

发布时间:2020-02-27 16:32: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恶俗钢铁 状态:已完结

《爆肝驸马》是恶俗钢铁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爆肝驸马》精彩章节节选: 望着眼前的同仁书坊矮楼,王诜终于是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十几里地走的可比昨天痛苦的多了。深蹲这种运动对身体负荷还是非常重的,就算是王

爆肝驸马

推荐指数:10分

《爆肝驸马》在线阅读

《爆肝驸马》 免费试读


望着眼前的同仁书坊矮楼,王诜终于是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十几里地走的可比昨天痛苦的多了。深蹲这种运动对身体负荷还是非常重的,就算是王诜这幅堪比满级号的身体,第一次一口气做一百个也吃不消。

脚下跟踩棉花似的,这段路他足足花了一个半时辰才走完。身后的张贵更是不堪,面色发白,一副要口吐白沫的样子。

“少,少爷,你这仙人招式可真不好受哇,这折腾的,我跟怡红院老鸨大战一晚也没这么累啊。”张贵毫无形象地坐在了书坊的门槛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然后看了眼这寒碜的不行的铺子,一脸嫌弃地说,“赶这么大老远跑这书坊来,就这么个破地方,还不如府下马行街上那几家呢,少爷怎么想到跟他们做生意的?”

一路上,王诜已经把情况都跟张贵说清楚了,包括杨家父女被吕道那恶霸欺负的事情。

“是苏大学士推荐的,你比苏大学士还懂行?”王诜一脑瓜子敲上去。

吃痛了的张贵立马就老实了,只不过眼里明显有些不服气。

这时,吱呀一声,铺子后门打开,探出一张清秀的面孔,正是听到了动静的杨涟儿戒备地出来查看,她的脸色显得很疲惫,但是发现来人是王诜之后,立刻便露出惊喜表情,脆声说:“原来是王公子!来的正好,我和父亲刚刻好了两份雕版,正要染墨印刷呢,王公子进来验货吧!”

说完,留下一个俏丽的微笑,又匆匆回到了门后。

杨涟儿出来的一瞬间,张贵看的眼睛都直了,寻常时间,他能接触到的漂亮女人,除了府里那些吃不得的,就是勾栏里那些有钱随便吃的,哪见过这样标志的良家小娘子,特别是最后那回眸一笑,那可真的是心动的感觉,比那些大酒楼里的花魁都要好看。

“这,这,这小娘子可真好看!”杨涟儿消失门后之后,张贵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着,“少爷,你莫不是看上了人家,才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做雕版的吧!”

“别胡说!”王诜露出严肃的表情,“人家可是有妇之夫,虽然已经当了寡妇。她可是这里的当家,一会你给我注意点,敢胡说八道我要你好看!”

被一阵警告,张贵反而显得更加高兴了,有些激动地凑到王诜身旁说:“少爷这是不感兴趣了?那我岂不是有机会?”

王诜瞥了这小子一眼,说:“你要有本事追到她我当然不会管你,不过别耽误了我的生意。”

“一定一定!”张贵跃跃欲试地握紧了拳头,跑到前头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后院。

王诜有些无奈地看着这狗腿子,他还是有些了解张贵本性的,就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类型,一旦精虫上脑就会莽的不行。这年头寡妇可没有守寡的传统,王诜也不好干涉张贵去追求幸福,不过杨涟儿可是那种自强的女人,他不看好张贵这样子花花心肠的家伙有什么机会。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他现在只关心雕版印刷漫画的效果。走进后院,王诜敏感地发现,这里的墨水味比昨天浓了太多。

杨老头和杨涟儿正在摆弄一套印刷工具,那是一个半人高,掀盖式的台子,结构居然和后世的印刷机有点相似,不过原理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诜非常感兴趣地仔细观察起了这套古代印刷工具。那个掀盖并不是密实的盖子,而是一面用木头框起来的很细的网,上面黑呼呼的全是墨,网孔几乎都看不见了。

杨老头正在细细地研墨,然后将墨水均匀地淋在那张网上。涂抹完毕后就将网盖掀起,把已经刻好的木制雕版固定在石头台子上的缺口内,再把网盖掀下来,用一个特制的木刷在网盖上一刷,这就是给木质雕版着墨。然后掀起网盖,将印刷用纸用另一个特制的木框框夹绷直,对准在已经着墨好的木制雕版之上,再用之前木刷的另一头对着纸面轻轻一拉,取下纸后,这一张的印刷工作就完成了。

要染下一张,只需要重复上面的工作步骤就可以了。

看完了整个印刷过程,王诜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难怪叫做印刷,原来都是刷出来的,这一套印刷工具操作简便,效率也高,设计之精妙,让人不由得感叹,老祖宗的智慧可真不可小觑。

“王公子,你看,这印出来的效果如何?可还满意?”杨涟儿微笑着把那张新鲜出炉的漫画印刷纸递给了王诜。

王诜轻轻接过,看着上面的内容,眼前一亮。完美,简直完美,这印刷出来的画面,线条与色块几乎与王诜画的原稿一模一样,手艺简直无可挑剔,比王诜想的都要好上太多,真不愧是苏轼亲自推荐的书坊。

就在他看着手中印刷品的时候,另一张原稿的印刷品也已经出来了,同样是完美地复刻了王诜原稿的线条,这两份雕版分别出自杨家父女二人之手,这就意味着两人都有这样漂亮的手艺,且诚心诚意没有半点偷工减料,一次就押中了宝,一百贯钱可真没白花,王诜感觉自己实在是运气太好了。

“漂亮,实在是漂亮!简直太让人满意了,杨掌柜,我决定就与你家书坊合作了!”王诜拿着两张印刷品,笑的简直合不拢嘴。

杨涟儿和父亲对视一眼,皆是悄悄松了口气,虽然他们对自家手艺很自信,但还是有些担心,怕没法满足王诜的要求,现在看来,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同仁书坊这下子算是又活过来了。

王诜还发现了一个意外之喜,那便是同仁书坊的这种纸质量比他想的要好一些,这种纸偏淡黄色,不似宣纸那样轻薄半透明,材质相当坚韧,轻易扯不坏。

他细细地研究了一番,发现这种纸质感结实,却很细很薄,有均匀纹理,约两指宽,不过也看不太明显,用来印漫画已经可以满足要求了,王诜最担心的纸张耐久性问题居然就这样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美中不足的是,这种纸一面光滑,一面粗糙,粗糙的一面还有许多肉眼可见的像草根一样的杂质。他亲自动手印刷了一道,发现粗糙那一面的画面不是很理想,看来制成常规的那种一张两面的排版方式行不太通。不过这也已经远远好过了王诜的预计,他最坏的打算可是用耐久极差的宣纸来印刷漫画呢。再说了,纸张的制造技术也是可以慢慢进步的,说不定用不了多久,能印两面的纸就被研究出来了。

见王诜在研究纸张,杨涟儿主动在一旁讲解起来:“这种纸是黄麻纸,主要原料是麻,颜色是难看了些,还有一种白麻纸,纸质细一些,颜色洁白,就是成本高了许多,铺子里许久没进过,要不我现在就去借一些来,给王公子看看效果?”

“还有更好的纸?”

王诜更是惊喜,不过细问后才知道,那种白麻纸同样是一面粗糙一面光滑的,没法两面印,这种成本提高了就没有意义,因为就算是后世的漫画,很多用的也不是白纸印刷,反正不是彩色的影响也不大。漫画要是想价格亲民,控制成本就很有必要。

他询问了一下杨涟儿这些印刷原料的成本后,就开始心里默默盘算起来。

一话漫画二十三张,不算雕版印刷的人工,纸张和墨汁的成本大约四钱左右。

王诜对宋朝货币没啥概念,听说也不是一千钱一贯,而是八百一贯,一贯大概可以买两石米左右,石是宋朝重量单位,六十多斤为一石,这四钱换算一下,也就半斤米的价钱,便宜的很。

算上各方面人工成本,以及后来应该会有的宣传成本,这一册漫画成本怎么也不会超过二十钱,而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就可使商人冒杀头风险,那么定价六十钱一册岂不是就能赚疯?

要知道,这年头书画可绝对不是什么便宜东西,书坊里最便宜的经义文章一本也得卖几百钱,好多穷书生因为买不起书都得自己借书来手抄。

而画作更是以银两为单位的,就算是劣质赝品也能卖个几两银子,王诜的这些漫画绝对是精良之作,卖六十钱一册不过分。

不过王诜也不可能这样子就轻易定价了,因为他还不了解这个时代东京各行各业居民的收入,这六十钱一册的价格是不是能让大多数人承受的起还不好说,毕竟他想要达到的效果是让全民都能接受喜爱上这种一周一期的刊物,并且将购买漫画变成一种日常消费行为。

一切还是从长计议为好。今晚可还有个重要会议呢。王诜的思绪回到了现实,就看到了让他眼皮直跳的一幕。

就在王诜沉思盘算的这段时间,张贵这厮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和杨涟儿攀谈了起来,而且还交谈甚欢的样子,没想到张贵对付女人还挺有一手的,看他装出来的那幅沉稳儒雅的样子,王诜就忍不住有些想笑。

不过王诜没有呵斥打断张贵,杨涟儿是个可怜人,王诜也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两家若真能搭上这个关系对于今后的合作很有益处。至于张贵会不会是个好归宿,这不重要,有王诜这个主人在,他不是也得是。

日渐黄昏,一天辰光又到了头,又与杨家父女商量了一些细节,倍感充实的王诜就拎着恋恋不舍的张贵告辞离开了同仁书坊,两人披着暮色前往欣燕楼赴宴。

《爆肝驸马》 精彩点评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爆肝驸马

作者:恶俗钢铁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