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温柔一计》温柔一刀jk 第八十三章 生死救命 温柔一计激H

《温柔一计》温柔一刀jk 第八十三章 生死救命 温柔一计激H

发布时间:2020-02-14 16:36:4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笑逍遥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温柔一计》是笑逍遥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啸乾,成彩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严育良回头望荀梢樽,却见荀梢樽的肩膀中了一枚暗器,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 “你没事吧。” “还可以忍住。”荀梢樽强忍住痛说。

温柔一计

推荐指数:10分

《温柔一计》在线阅读

《温柔一计》 免费试读


严育良回头望荀梢樽,却见荀梢樽的肩膀中了一枚暗器,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

“你没事吧。”

“还可以忍住。”荀梢樽强忍住痛说。

“不好,暗器有毒。”严育良看到荀梢樽受伤的地方已经发黑。快去将受伤之处的Xue道点住。

“别放过他们。”黑衣领主说。

沦宗门人又是激烈的搏击。

“啊。”荀梢樽因负伤,抵躲不过又受了一剑。

“荀兄。”

“我……还能撑住。”

“你们欺人太甚了。”严育良怒说。

“就是把你们杀了。”

“你们……”严育良早已恼怒,全身之力爆发出来:“荀兄,你快让开。”

严育良手中的天剑高举,满脸怒容:“翻天倒海。”

说着天剑向四周一挥。

却听‘轰隆隆’之声响起,四周的的巨石飞扬,沙尘飞起。

“啊”,沦宗门徒一阵参叫,俱倒在地上。

“荀兄擒住他们。”严育良急忙的喊道。

“好。”荀梢尊高兴的说。

倒在地上的沦宗门徒深受重伤,无力反搏。

“你们等着,我是绝不会饶了你们。”一个声音传了他们的耳中。

严育良望去,一个沦宗门徒翻身跃起。

“跑了一个。”荀梢樽说:“快追,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沦宗门徒。”荀梢樽狠狠的说道。

“追不上了。”严育良说:“没关系的,今天就算了,我们已经够幸运了。”严育良看着荀梢樽问道:“荀兄你的伤势怎么样?”

“没关系的,我能支撑的住。”荀梢樽说道,然后转身对地上的沦宗门徒厉声的呵斥道:“是谁?”

沦宗门徒没有人回答荀梢樽的问话。

荀梢樽恼怒了,使劲的踢了一下地上的沦宗门徒,然后依然是厉声问地上的沦宗门徒,“跑得那个人是谁?快说!”

地上的沦宗徒还是不语。

“你们只要说出来,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是你们必须离开沦宗门。”严育良说。

沦宗门徒依旧不语。

“你们已经别无选择了?”严育良紧紧的盯着他们,目光尖锐,使得沦宗门徒不敢直视相对。

“是……是五领主。”一个年轻的沦宗门战战惊惊的终于说了出来。

“好,你可以走了,我严某人说话从来算数。”严育良对地上的沦宗门徒说道。

“我……”地上的那个沦宗门徒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但是却不敢走动。

“快走!”严育良说道:“小心我一会儿改变主意。”

那个沦宗徒似一阵风似的不见了,虽然他还受着重伤。

“嘿嘿。”严育良笑着说:“看来现在沦宗门是急了,什么人都要,否则这样贪生怕死的家伙是绝对进不得沦宗门的。”

“快说,沦宗门还有什么阴谋,沦宗门究竟在哪里?”荀梢樽上前一步问:“只要你们说出来,可以和那个沦宗门徒一样活着离开。”

倒在地上的沦宗门低头不语。

“快说。”严育良问:“再不说你们谁也活不了。”

“严兄,他们死了。”荀梢樽低头探了一下看到说着。

严育良看到他们嘴里都流出了浓黑色的血来。

“好厉害的门规。”严育良说道。

荀梢樽想起了什么对了:“严兄你的剑好厉害。”

“这天剑如今是彻底开锋,无坚不摧,无物不断。”严育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天剑,喜欢的不得了。

“难道是创兵器者公孙耷所造?”荀梢樽吃惊的问道。

“正是!”严育良高兴的说道:“有公孙大师的兵器在手,还何愁不将沦宗门出去?哈哈……”

“二十年前你的兵器还没有如此锋利,时过境迁,没想到你的兵器已是今非昔比了啊,相必俊兄的兵器亦如你的一样吧。”荀梢樽赞叹的说道,满脸羡慕的神色。

“不错。”严育良说:“在沙漠上偶然遇到高人,使我们二人的兵器都成为天下无敌的利器。”

“真不错,”荀梢樽若有所思的说,突然倒在了地上。

“荀兄,你怎么了?快醒醒啊!”严育良焦急的喊道。

“我……我没事。”荀梢樽虚弱的说:“休息休息就好了。”荀梢樽说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能睡,快起来,你中毒了。”严育良大声的喊道:“荀兄不能睡觉啊。”

严育良扶起荀梢樽,艰难的一步一步向前走。

“姐姐,快看!”殷惜碧对坐在桌子前无精打采的殷惜灵兴奋的说:“他们回来了!”然后殷惜碧高兴的冲了过去。

“谁?”殷惜灵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严大哥,荀掌门?!”殷惜碧惊喜的喊道:“他们回来了。”

“什么?!”殷惜灵猛的站起来,向外面看去。

只见严育良扶着荀梢樽慢慢的向济民药堂走来。他们的身上都是血迹,而且步履蹒跚,看样子应该是受伤了。

“快去帮他们啊。”殷惜灵喊道。

“好,”殷惜碧,俊德峰,夏拓异跑了过去。

“严兄,你们终于回来了,真的是担心死我们了。”俊德峰扶住荀梢樽问:“荀掌门这是怎么了?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他中毒了。”严育良气喘吁吁的说:“还是赶快将荀兄抬到屋里面救治。”

“好。”夏拓异急忙的扶住荀梢樽。

“育良!”殷惜灵一把扑到严育良的怀中,痛哭起来:“你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你身上都是血,哪儿受伤了?”严育良急忙的看严育良的周身。

“我哪儿也没有受伤。”严育良说道:“和都是沦宗门徒和荀兄身上的血。”

“没事就好。”殷惜灵又哭又笑着说道。

“怎么了你这是?”严育良看到殷惜灵这个样子十分不解的问道。

“还能怎么样?担心你呗!”殷惜碧说:“听说沦宗门的人把你们给.……我们正担心呢!”

“沦宗门?你们在什么地方遇见他们了。”严育良一听他们也遇到了沦宗门的人急忙的问道。

“奴禺门!”殷惜碧说道:“他们在奴禺门也遇到了沦宗门的人。

“别在这里说了,”俊德峰说:“荀兄的情况不太妙。严兄你快来看一下吧。”

“快把他扶到药堂里。”

“小心些。”殷惜碧说:“别再弄伤了。”

夏拓异、俊德峰帮忙把荀梢樽扶到床上、让他躺下。

“吃饭了,”东方一雁从后堂出来,“你们终于回来了,”东方一雁看到躺在床上的荀梢樽说:“荀掌门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中了沦宗门徒的毒镖。”严育良边看,边说道:“荀兄受的伤很重,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救治啊。”

“什么?”东方一雁过去,“沦宗门的剧毒天下罕见,任何一点的毒药便可以致人于死地,荀掌门看来着实不妙。”

夏拓异说:“一雁,你看荀掌门伤的到底怎么样了?怎么才可以救好。”夏拓异急忙的问道。

“好,”东方一雁查看他的伤口:“他中的是沦宗门的绝命镖。”

“绝命镖!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厉害无比,他还有救吗?”夏拓异问道,虽然知道这样问是不妥,但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毒已深入骨髓。”东方一雁看了看摇了摇头说道:“情况十分的不好啊。”

“那还有救吗?”严育良也急忙的问道。

“幸好已经及时封住了他的Xue道,以至于毒蔓延的不是很快,我倒是有绝命镖的解药,只是……”东方一雁说着话又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你快说啊!怎么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急人了。”夏拓异可是最受不了这样的情况了,着急的说道。

“离开沦宗门二十年了,不知道解药是否还灵?”东方一雁说道:“我的解药已经过了二十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治荀掌门所救的绝命镖了。”

“既然已认定是绝命镖,那解药一定不会错的。”夏拓异说道:“赶快拿出来试一下。给荀兄服下。”

东方一雁急忙的解释道:“不是的,沦宗门的毒药天下无绝,只要被发现了解药的毒,便会立即重新研制让它无药可解,我只怕……”

“还是试试吧试试吧。”严育良说:“农兄不在,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应付,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或许这样还可以救荀兄的Xing命呢,否者的话荀兄只有死路一条的。”

“好吧。”东方一雁将一粒药丹放入荀梢樽的口中,有将一些药粉撒在他的臂上的伤口处。

“让他休息吧。”东方一雁说:“我们只有等了。”

“我们出去吧。”严育良说道。

《温柔一计》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笑逍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朱啸乾,成彩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笑逍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温柔一计》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朱啸乾,成彩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温柔一计

作者:笑逍遥类型:玄幻修真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笑逍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朱啸乾,成彩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笑逍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温柔一计》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朱啸乾,成彩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