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木偶的救赎》木偶的恐怖片 第二十五章 长椅上的交谈 木偶的救赎清水文

《木偶的救赎》木偶的恐怖片 第二十五章 长椅上的交谈 木偶的救赎清水文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5:0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永恒救赎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木偶的救赎》是永恒救赎最新写的一本现实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子浩,滕伯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如今变得疯疯癫癫,精神混乱,这是谁都接受不了的。柳冰洁对张子浩的这一系列变化感到由衷得难过和伤心。近些日子,有

木偶的救赎

推荐指数:10分

《木偶的救赎》在线阅读

《木偶的救赎》 免费试读


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如今变得疯疯癫癫,精神混乱,这是谁都接受不了的。柳冰洁对张子浩的这一系列变化感到由衷得难过和伤心。近些日子,有关张子浩爷孙俩遭袭的报道,她也看了不少。她觉得这样的事,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况且张子浩曾经是那样一个本本分分的人。他从不惹是生非,永远为别人着想。是他让柳冰洁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优秀的男生。他对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别看柳冰洁大大咧咧,性格豪放,但她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她的高情商让她非常懂得怎样去判断一个人的优劣。在她心里,张子浩就是她周围仅此一个、无法替代的好男人。

临近中考,体育课变得格外重要。适当的体育锻炼,能让处在紧张情绪里的同学们放松身心,积蓄精力。操场上,打篮球的、跑步的、打羽毛球的人比比皆是。还有一部分人成双结对地在跑道上散步。他们似乎是热恋中的情侣,在为考到一个高中的计划而策划盘算。或许,他们还在商量中考之后去哪里旅游。亦或,在谈论毕业之后把头发染成几个颜色。总之,他们在畅想着关于未来的一切。

张子浩在操场边的长椅上坐着。长椅三面被树围着,只有一面袒露在外。从外面看去,这里经常会被忽视。此时,他靠在椅背上,直挺挺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躲在这个地方,一般人肯定难以找到。但柳冰洁一下子就发现了他的存在。因为从体育老师说自由活动的那一刹那起,她的目光就紧紧跟随着张子浩。她看到他走进了操场旁边的草丛中。她料想,对方一定是坐在了那条熟悉的长椅上。

张子浩坐在长椅左面的一半。柳冰洁走过来,用袖子擦擦椅子,坐在他右边。

话说回来,这还是柳冰洁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张子浩的模样。她上下端详这张脸庞,突然有种想吻一下的冲动。张子浩的五官棱角分明,排列有序。乍一看,这张脸并不算好看。但时间一长,就会觉得越看越英俊。他浑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稳重气质。柳冰洁恰恰就是被他的这种气质所吸引的。正所谓同极相斥,异极相吸。对于她这种性格外向的女人来说,张子浩的沉默寡言是最吸引人的。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微风吹拂着世间万物。柳冰洁的头发时而如孩童般躁动,时而如老者般静默。一阵急风吹过,她的头发随风飘扬。而那发梢,却无意中扫到了张子浩。后者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猛然侧头,发现了坐在旁边的柳冰洁。张子浩表情清淡,并没有任何表示。他又转回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柳冰洁见状,把视线从张子浩脸上转回来,同时低下头。二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静寂。

片刻,柳冰洁开了口。

“不愿意和我说话吗?”

柳冰洁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形象,变得犹如淑女般沉稳。这并不是她装出来的。其实,没有人会一直属于一种状态。性格内向的人,有时也会外向;而性格外向的人,有时也会变得内向。这种变化,一般取决于心态。

柳冰洁就正处在这种性格转化之中。此时此刻,她想和张子浩推心置腹地谈谈。她想进入他的世界。

张子浩对她的这句话毫不理会。他就像个自闭症患者,把自己关在漆黑无垠的世界之中。

柳冰洁叹了口气。

“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儿吗?”

张子浩仍旧看着地面,一动不动。

“你就像个懦夫。”柳冰洁平静地说道。

是的,在她心里,张子浩俨然是个懦夫。原先那个完美的张子浩不见了,随之而来的却是堕落不堪的他。一个男人,应该拥有走出绝望的勇气,并且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但他却倒在了困难面前,随波逐流,任自己的意志慢慢消散。

听到“懦夫”两个字,张子浩慢慢抬起头,看向柳冰洁。他的眼睛睁得很大,里面散射出恐怖的寒光。

“懦夫?我是懦夫?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柳冰洁取得了初步胜利。对面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终于向她开口说话了。不过,她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相反,她为张子浩的愤怒感到伤心。

张子浩喘着粗气。刚才那句话似乎耗费了他全部力气。“懦夫”两个字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的心门。一瞬间,几十天来积蓄的哀怨和痛苦全部涌了出来。

“你如果不是懦夫,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放任自己。”

“我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往往一个人在劝说另一个人的时候,“跟你有什么关系”这句话是最伤人的。这句话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在热脸贴冷屁股,费力不讨好。但柳冰洁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她知道,对方说的是气话。

“怎么跟我没关系?我喜欢你,所以一切都和我有关系。”

张子浩转过头,看着她的脸。柳冰洁随风飞扬的长发不断遮挡着他的视线。他冷笑一声,把头转回来。

“你可拉倒吧,该干啥干啥去,你这种女人,应该不缺男人吧。走吧走吧。”

这句话,可真不像是从张子浩这种人嘴里说出来的,至少原先不像。但柳冰洁意识到,现在的张子浩早已和以前判若两人。她伸手把长发绕到耳根后,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听不懂话么?你这样的女人肯定不缺男人,找他们玩去吧,别来缠着我。”

“我这种女人?我是哪种女人?”

张子浩只觉一阵烦乱。他大吸一口气,又把这口气吐出来。

“姑奶奶,我求求您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好不好?”

“你越这么说我就越缠着你不放!”

柳冰洁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盯着张子浩。

上课铃声响起。原来体育课早已下课,课间十分钟也早已过去,现在是下一节课的时间。

“上课了,你先回去吧,这节是老唐的课,他上课要点名的。晚回去他可饶不了你。”张子浩目视前方,自言自语道。

“笑话,没有我旷不了的课!再说了,你咋不回去?”

“我想在这儿待着。”

“哎呦呵,这还是那位视学习如生命的张同学么,现在也学会旷课了。”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张子浩的神经。他突然抬手,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柳冰洁被他的这一举动下了一跳,赶忙拉住他的手,以防他再次发疯。

“没事儿,不用拦我,我只是让自己清醒一下而已。我现在觉得,扇嘴巴子是一个很有效的让自己清醒的办法。”

柳冰洁一脸疑惑。

“你这是什么办法,这不是自残么……”

“对,自残。现在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有死,才能让我变回一个正常人。”

当那个字眼出现时,柳冰洁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知道,一个人在绝望的时候,身边人的劝说就显得格外重要。而这劝说,也要讲究方法。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可能不会有什么效果。若是顺着对方的意思往下说,就说不准会出现某些意想不到的奇效。

“好,死吧,像你这种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赶快死,别在世界上浪费空气。”

张子浩转过头看着她。柳冰洁继续说道:

“不过,等你死了,我也要死。因为我说过,我喜欢你,你不在了,我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反正你的这个决定会带走两条人命,看着办吧。”

张子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且你死了,害你爷爷的凶手就会活得更滋润了。等你到了那边,你爷爷会说你没出息,没勇气。不信你就试试,看你爷爷会不会说你。”

张子浩笑了,这笑容很清澈,没有任何杂质。他叹了口气。

“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劝我。”

“哎呦,我可没有,你想多了。”柳冰洁故作萌态,撅起嘴来。“我是让你赶快去死。”

张子浩站起来,抻了一个懒腰。他大声说道:

“的确,从遇袭那天晚上到现在,我的确太像个懦夫了。我不敢面对爷爷的离去,更不敢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柳冰洁也站了起来。她走上前去,抓住张子浩的手。

“我想帮你报仇。”

张子浩眼睛一亮。他觉得这句话说到自己心坎儿里去了。

《木偶的救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木偶的救赎

作者:永恒救赎类型:现实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