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木偶的救赎》肖克申的救赎 第三十九章 陌生的朋友 木偶的救赎娘受

《木偶的救赎》肖克申的救赎 第三十九章 陌生的朋友 木偶的救赎娘受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4:5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永恒救赎 状态:已完结

《木偶的救赎》由网络作家永恒救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子浩,滕伯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警报解除之后,林音顺便邀请柳冰洁进屋坐坐。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万籁俱寂。此时的一切声响,都好像被无限放大一般,充斥着整个世界。

木偶的救赎

推荐指数:10分

《木偶的救赎》在线阅读

《木偶的救赎》 免费试读


警报解除之后,林音顺便邀请柳冰洁进屋坐坐。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万籁俱寂。此时的一切声响,都好像被无限放大一般,充斥着整个世界。

这是柳冰洁第三次来林音家。第一次是来串门,第二次则是来参加林音的生日聚会。没想到,这第三次拜访,会以这种形式出现。

经历了刚才的不愉快,柳冰洁觉得,林音肯定非常痛苦。因为对于她这种希望自己的生活一尘不染的女生来说,被人纠缠这种事,是最苦恼的。柳冰洁已经决定了,如果林音的精神状态一时半会儿调整不好的话,就在她家陪她住几天。毕竟,受了伤的女人需要安慰。

柳冰洁走进屋里,换上拖鞋。身后的房门被林音重重地关上。柳冰洁想说几句宽心的话,谁知刚一回头,还没开口说话,林音先开了口:

“刚才可真是棘手。那个人就像块狗皮膏药一样,难缠不说,还往外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儿。”

林音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飞扬,脸上的阴郁和悲伤瞬间一扫而光。柳冰洁看着她的这个表情变化,突然有种现场观看川剧变脸的感觉。刚才在门口,林音表现出来的表情和气质,就像个悲伤的睡美人,可现在却如活蹦乱跳的蓝精灵。柳冰洁一时间陷入了疑问之中。她弄不明白,林音到底是为了坚强而强颜欢笑,还是为了退敌而故作悲怆。

“你……你刚才……”

柳冰洁不知道怎么把心中的疑问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话语。她支支吾吾,嘴里含混不清。林音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刚才在门口,我那个样子只是为了让那个叫李默豪的男生绝望而已。放心啦。”

“你装得可真像,连我都以为你真地受到了严重打击。”

“哈哈,有吗?”

“可不是么,”柳冰洁直截了当地说道,“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那个样子,就好像看破红尘,马上就要了结自己一样。连那两个小弟都给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林音听到后半句话,“噗嗤”一声笑了。她就是这样一个笑点很低的人。有的时候,别人说的冷笑话在她那里,都会变成热气腾腾的热笑话。

“笑啥啊,真的,你刚才是没注意,我们都让你给吓住了。尤其是我,我还以为你真得崩溃了呢!”

林音边笑边拿起暖壶倒热水。她的家也不小,虽说没有柳冰洁家那样气派,但和普通人家比起来,算得上是上等家庭。电视、空调、冰箱等等家用电器都是名牌。客厅角落里,还放着最先进的VR体感游戏机。柳冰洁听林音说过,这是她父亲在国外出差时带回来的。上次来参加生日聚会,柳冰洁还亲身体验过这种装置。那也是柳冰洁第一次玩VR体感游戏。她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的场景是登雪山。在游戏里,出现了雪崩等等极端情况。带着VR眼镜的柳冰洁仿佛真得遇见了雪崩。她大声嚎叫,趴在地上来回打滚,逗得在场的其他人哈哈大笑。

林音把装满茶水的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柳冰洁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有一会儿了。她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突发情况中无法自拔。

“哎,小音,刚才那伙人到底是谁啊?”

林音的脸上依旧挂着调皮的笑容。

“我们学校的几个校友。”

“临风初中的?”

“对。”

柳冰洁往前探身,拿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茶水微苦,但苦中带甜。

“那个叫李默豪的,是不是就是你总说的追你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林音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但柳冰洁看出来了,这种不好意思是装出来的。因为林音脸上那种略带骄傲的神情出卖了她。

“应该算是吧。咋说呢,李默豪算是追我追得比较凶的一个,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现在给我弄得也非常苦恼。”

“有人追你是幸福呢!像我,从来都没人追。”柳冰洁打趣道。

“那可未见得。”林音耸了耸肩。“等你体会过就知道了,有的爱,还是少一些为好。某些时候,被人喜欢,也未见得是什么好事。”

柳冰洁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自己认识时间也不算短的女孩,突然表现出了以前从未表现出的某种东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柳冰洁说不清。她只是觉得非常奇怪。

“你是在炫耀吗?”柳冰洁半开玩笑似地说道。

林音收敛了些许笑容,语重心长地说:

“讲真的,不管什么事,只要过了那个度,好事就会变坏。”

茶水变温。柳冰洁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那个叫李默豪的来找你,刚才我在旁边听说,跟一个叫边远的人有关?这里面的事方便讲讲吗?”

“你还挺八卦。”

“没有没有,就是好奇。大晚上的,我不能白来一趟,得明白点儿什么再走啊。”柳冰洁笑道。

林音的脸上没有了笑容,一脸平静。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差不多在中考前一个半月吧,我在学校广播站当广播员,每天的广播都由我来播。而那个叫边远的男生,是专门写稿子的。我每天广播的内容,就出自他的笔下。我们就是这种单纯的合作关系。”她的神色极为从容。“慢慢地,我们就走得近了,但绝对没有别的成分。不过,李默豪可不这么想。他觉得边远接近我是别有用心的,于是就吃醋了,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柳冰洁仔细聆听,点点头,又问道:

“那个叫李默豪的在水房把那个叫边远的给打了?”

“你听话听得真仔细。”林音笑了。“对,李默豪跟边远约了一架,地点定在我们学校水房。本来约定好的单挑,后来听说边远自己一个人就去了,而李默豪则领了七八个人。”

“后来呢?”

“后来多亏边远的朋友前来支援,才避免了受伤的情况发生。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柳冰洁叹了口气。

“我看呐,这件事还不算完。刚才你没听那个叫李默豪的说么,他还会再找边远算账。”

“找就找呗,跟我也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柳冰洁不知为何,突然认真起来,“其实我觉得,刚才你不应该说那些伤人的话。你这不是把人往崩溃的边缘逼呢么……那个叫李默豪的,我看他气得简直快要昏过去了。”

林音突然一脸严肃,沉默不语。几秒后,又调皮地一笑。

“说实话,冰洁,我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

“男人们为了我自相残杀的感觉。”

一瞬间,柳冰洁突然觉得林音的脑袋上仿佛逐渐升腾起一阵黑烟,在那缥缈的黑烟中,一双恐怖的眼睛正在向世界展露它的邪恶。她有些不敢相信,林音会说出这种话。在她的固有印象中,林音一直是一个心地善良、毫无心机的女孩。这种玩弄人的话语,很难想象,会出自林音之口。

“你真有这种感觉?”柳冰洁很怕自己听错了,想确认一下。

林音不假思索地说:“对,我不但有这种感觉,而且非常强烈。不知道为什么,我恨男人。看着那帮傻乎乎的男人为了我而争得头破血流,我简直觉得这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享受。”

“你为什么这样恨男人?”

“你看过红楼梦吧?贾宝玉有句话说得好,他说,女人就是清澈的流水,而男人,则是恶臭无比的烂泥。这就是我恨男人的原因。我总在想,这个世界上如果都是女人该有多好。那样的话,一切都会洁白无瑕,一切都会毫无瑕疵。”

柳冰洁觉得,林音可能是疯了。她突然意识到,今晚,她才算是真正认识了林音。

“那个,时候不早了,快一点了。我看我就回去吧。”柳冰洁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指着墙上挂着的石英钟,一边对林音说道。

“今晚就在我这儿住吧,明天再回去也不迟。反正假期你也没啥事。”

“……不了不了,我还是回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门插好。”

柳冰洁之前本来打算要在这里住,但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很荒诞。她甚至感觉,现在外面就算下刀子,也阻挡不了她要回家的决心。

“那好吧。谢谢你冰洁,今晚能来帮我。”

“别这么说,我也没起到什么作用……那我就回去了,拜拜。”

说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林音家。

走在静寂无声的街道上,柳冰洁反复回想着刚才林音说过的话。她突然觉得有些怪异。但仔细想想,又找不出哪里不对劲。她深吸一口气,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木偶的救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木偶的救赎

作者:永恒救赎类型:现实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