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木偶的救赎》莉莉丝的救赎第二季 第六章 羁绊 木偶的救赎小说大结局

《木偶的救赎》莉莉丝的救赎第二季 第六章 羁绊 木偶的救赎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4:4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永恒救赎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张子浩,滕伯健的小说是《木偶的救赎》,它的作者是永恒救赎最新写的一本现实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应郑厚昔的要求,服务员递过来一沓餐巾纸。餐巾纸用塑料包装包着,拆开的时候,会闻到一股香气。 “这么香的纸,真让人不忍心用它。”

木偶的救赎

推荐指数:10分

《木偶的救赎》在线阅读

《木偶的救赎》 免费试读


应郑厚昔的要求,服务员递过来一沓餐巾纸。餐巾纸用塑料包装包着,拆开的时候,会闻到一股香气。

“这么香的纸,真让人不忍心用它。”

林音吃过一口肉之后,用纸擦了擦嘴,笑着说道。

“不管什么美好的东西,到最后都是会被时间消磨殆尽的。”郑厚昔脱口而出。

林音没想到郑厚昔会说出这样的话。很明显,此时此刻,这句话就是用来指向边远和于令菲的。虽说郑厚昔这个人善解人意,宽厚温和,但他有时说话不分场合不分情况,这是他的一个缺点。林音轻轻踢了一下他的鞋子,待郑厚昔下意识看她的时候,她便紧皱眉头,示意他注意场合。

华忠泰也觉察到刚才那句话的不妥,但他只顾低头吃东西,并没有做任何动作。

边远和于令菲其实一点都没有受到那句话的影响。他们都沉在自己的世界里。于令菲低头吃着涮肉,她那樱桃小嘴和硕大的肉片格格不入。常人一口就可吃下的东西,她往往要咬上好几口。这可能也是有修养的女孩所特有的习惯。她的动作是那么优雅,仿若贵族公主。那优雅里还带着些许从容。不过这些只是动作本身带来的。此时此刻,她的大脑里装的都是边远。这个曾经深爱过的人就坐在面前,她没法无视他。

而边远也一样。一块肉,他夹了四次才夹上来,足见他的心不在焉。如果事先知道于令菲也要来,他一定会告诉华忠泰自己有事不能赴约。但他转念一想,这又是在敷衍谁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众人吃了一会。林音往自己的杯中倒满啤酒,举杯站起来。

“今晚这次聚餐,是华忠泰请客,首先我代表大家感谢他。其次,这次聚餐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给边远送行,大家都知道,他即将要去新的学校了。新学校新环境,希望你在那里一切顺利,干杯!”

郑厚昔和华忠泰赶忙给自己的杯中倒满啤酒,然后应和着一饮而尽。

边远将注意力暂时从于令菲身上转移开了。他看着林音,面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

“干嘛要用送行两个字,好像我要去战场一样。”

“你那个新学校,可不就是战场嘛!”郑厚昔打趣道。

“的确,市三中可不消停,你可得处处留神。”华忠泰也小声说道。

林音一边吃菜一遍看着边远。“对啊,就你这性格,眼里容不得邪恶的东西。到了那里,可真得小心。三中那帮人可不是吃素的。想你以前,一有约架什么的,就单枪匹马前去赴会,这要是在三中也这样,可是很危险的。”

边远听后会心一笑,他一面感谢大家的关心,一面说自己没事之类的。就在这时,于令菲不声不响地站了起来。她手里端着酒杯,杯里的啤酒还在往上翻滚泡沫。她低着头,垂下的棕色短发掩盖了她的面部表情。她像是犯错误被教训的小孩子,一时间默不作声。

林音转头看她,同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郑厚昔欲说什么,华忠泰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前者才把张开的嘴闭回去。

边远觉得,此时的于令菲,和那天向自己告白的她很像。低着的头、垂下的棕色短发、默不作声的尴尬瞬间,一切的一切都和那时如出一辙。他真想站起来,过去一把抱住她,然后大声告诉她那天自己错了,告诉她自己很长时间以来也很喜欢她。但是他没有勇气。就像那啤酒里涌出的泡沫,短暂的激烈之后,终要恢复沉寂。

时间仿佛凝住了。众人都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缄默了一会儿,于令菲开口了。

“我……我本来不会喝酒。你们也知道的。但是……我还是想祝福边远在三中一切顺利。”

说罢,她头向后一仰,将杯内的啤酒一饮而光。

没喝过酒的人,一下子干掉一大杯啤酒,肯定会有那么一会儿是不舒服的,况且还是个女孩。于令菲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瞬即条件反射般干呕了三下。她靠着林音的肩膀,表情似乎痛苦不堪。林音赶忙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握住她的手。

郑厚昔和华忠泰还在那里直勾勾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是他们第一次见于令菲喝酒。很早之前听她说过她酒精过敏,没想到今天她能一下子干掉一大杯啤酒。

边远靠在椅背上,头略微低着。此时此刻,他食欲全无。他的目光没有勇气放在任何一个人脸上。无数往事再次涌进他的脑海。他只觉得窒息得要命。

这顿烤肉一共花了二百多块。华忠泰在前台半天才和收银员理明白账。他和郑厚昔两个人一共喝了两箱啤酒,给后者喝得直往厕所跑。

离开饭店,五人走在大街上。夜晚的滨华格外迷人,那是属于所有人的美丽。每当晚七点的报时钟声准时敲响,街头所有的路灯便像约定好似的一齐发亮。那幽黄的灯光由内而外透着一种高贵的气质,让被它照耀过的行人感到惬意和自豪。路灯是滨华的特色之一,据说灯芯里充的气体是科学家最新研制的,这才得以发出那种令人着迷的美丽灯光。

郑厚昔的肚子被灌满啤酒之后,显得格外得大,乍一看不知怀了几个孩子。终于,五人即将走过一条马路时,他蹲在旁边的草丛里吐了起来。华忠泰虽然喝得不比他少,但他酒量大,还算有理智。他蹲下拍着郑厚昔的后背。

“你们……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和郑厚昔一起走。”

“那行,你照看着他点儿,你自己也小心,大晚上的车多。”

林音说完,挎着于令菲的胳膊,招呼边远往前走。三人走过马路,踏上一条平坦的水泥道。

于令菲似乎还在那杯啤酒的阴影下没走出来。可能是喝得太急给激着了。她还会不时地轻微干呕,浑身发抖。

三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前。林音的家在前面,边远的家在左面,而于令菲的家在右面。三人在此就要分别。

“那好,”林音朝边远转过身,“虽说不在一个学校了,但我们还是朋友,还会保持联系。在那边有什么事不好解决的,找我们就是了。高三这一年希望你好好努力。希望一年之后我们这几个人还能在一所大学相遇。那我就回家了,拜拜!”

林音又转头和于令菲告别,然后径直朝前走去,慢慢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夜沉了,路灯的光亮显得弥足珍贵。二人在路灯下默默相觑了几十秒。于令菲还是低着头。不知道她是何时养成的这种习惯。可能那次告白被拒绝之后,给她留下了阴影。低头沉默已成了她的特有动作。

终于,在短暂的静默之后,她慢慢转过身,向家的方向走去。她的步伐停停顿顿,或许和那杯啤酒有关,又或许无关。

经过这一晚内心的挣扎与自责,边远的心已经彻底乱了。他累了,累得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倒在马路上睡觉。他见于令菲回去了,自己也转身往家走。他觉得世界在旋转,大地和天空开始重叠。

走出几十步后,他那被困意席卷得微弱的听力隐约听到一丝声响。这声响越来越近,好像在慢慢逼近他。他不禁停住了脚步。这声音像是从远古传来,又近得好像就在眼前。他努力听,终于听出那是奔跑的声音。就在他弄清楚声音来源的时候,一双手臂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这手臂像是藤木的枝条,将他的腰紧紧缠住。

边远突然睡意全无。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背后是于令菲。与其说他不愿回头,倒不如说不敢回头。因为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那头棕色短发和那双深邃的眼睛。

“我一直以来都忘不了你……”

这声音醉得像个娃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你走……我舍不得你”

边远觉得自己肩膀头那里有种被水滴浸湿的感觉。他恍然大悟,那是她的眼泪。一时间,他想不出用何种方法安慰她。此时此刻,他在心里计划着无数种救赎自己的办法。比如跟她道歉,说那天自己不应该言词尖锐,跟她表白自己其实也很喜欢她,或者干脆紧紧抱住她……这些计划他每一个都想马上付诸实践,但却每一个都没有勇气去践行。甚至,他连一个简单的转身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我的生命除了是我自己的,还是你的。有时候一想到你,我所有的烦恼就会消失。我多希望你能和我一直在一起。我和你从小玩到大,本来觉得那不是一个空谈,但是……”

“你别说了。”边远的嘴终于张开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想告诉你,我也很爱你,很爱很爱。但可能我缺乏勇气去面对一些东西。你可以把我当做个懦夫。”

“你害怕什么?”

“越是对我好的人,我越怕。我怕我不能给予她符合她预期的期待,怕让她痛苦和伤心。”

“不会的,你无论做什么我都不会伤心的。除非你不理我,离开我,无视我。为了你,我可以明天就跟家里说转学,也转到三中去,和你一个班。”

听于令菲这么说,边远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对她已经充满愧疚了,他不想她再因为自己去做一些不值得的傻事。他转身面对她。

“令菲你听着,你就是我的全部,是我的一切,我不能失去你。但我也不能让你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你也转到三中去?你学习那么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转到那种地方去,你不要自己的前途了?我不值得你这样,你千万别说这种话。”

“怎么不值得!”于令菲的脸慢慢扭曲起来。她双手捂面,蹲下痛哭。

边远觉得自己似乎又

《木偶的救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木偶的救赎

作者:永恒救赎类型:现实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