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木偶的救赎》木偶的森林读后感 第三十五章 机缘 木偶的救赎章节列表

《木偶的救赎》木偶的森林读后感 第三十五章 机缘 木偶的救赎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4: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永恒救赎 状态:已完结

永恒救赎新书《木偶的救赎》由永恒救赎所编写的现实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探访滕伯健一伙人的根据地之后,将近十天时间,张子浩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待在家里。当柳冰洁想让他出去的时候,他总是会拒绝。没人

木偶的救赎

推荐指数:10分

《木偶的救赎》在线阅读

《木偶的救赎》 免费试读


探访滕伯健一伙人的根据地之后,将近十天时间,张子浩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待在家里。当柳冰洁想让他出去的时候,他总是会拒绝。没人知道他为什么非得待在家里。柳冰洁对此的理解是,他在为怎样除掉管州思考办法。或者说得更贴切一些,是在思考杀人手法。怎样杀人更为缜密、利索、彻底,这是他在考虑的。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柳冰洁的猜测。他也有可能只是待在家里看书睡觉。柳冰洁和他处对象已有一个多月了,对他时不时迸发出来的怪异举动已经习以为常。反正她相信,张子浩怎么也不会让她失望。

这些日子,柳冰洁除了去他家,一般也只是待在家里。假期已经过半,早已没有了刚放假时的开心快乐。如果说假期开始时的感觉犹如蹲了二十年牢狱被放出来的话,那么现在就好像重新被抓了进去。只不过,原先的监狱是学校,而现在的监狱则是家里。柳冰洁觉得,放假的无聊在某种程度上,比上学的劳累更让人感到痛苦。她突然有种想回去重读初三的冲动。

她的朋友现在都在外省旅游,还没有回来。因此,现在的柳冰洁变得彻底无所事事。除了张子浩的家,她实在想不出哪个地方还能让她重拾对生活的乐趣和好奇心。

这天晚上,外面阴雨绵绵。柳冰洁刚刚洗完头,正坐在梳妆台前擦拭湿漉漉的头发。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有人给她发微信。她并不理会,继续用毛巾来回搓着发丝。长久以来,她已养成了一个说不清好坏的习惯,那就是从来不秒回任何信息。即使看到了,也不会马上回。因为她桀骜不驯的性格让她觉得,还没有人够得上级别让她秒回消息。

擦完头发后,她又用吹风机吹头发,紧接着敷面膜。这一系列流程用掉了将近四十分钟。这段时间里,微信铃声响了很多次。虽说她并不理会,但心里也难免犯嘀咕。她不知道这么晚,还会有谁如此执着地找她。按理说朋友们此时都在外省甚至是外国旅游,应该不会是她们。而张子浩也显然不可能,他有事会直接打电话。因为他还没有智能手机,玩不了微信。他只有一个接听电话的老人机。柳冰洁吹头发的时候,在心里反复琢磨着是谁发的微信。

面膜敷完,她甩掉拖鞋,一个蛙跳跳上床。手机又响了一下。她顺手抄起手机,打开微信,一长串语音消息涌出。她眼珠上抬,看到备注那里写着“林音”两个字。

原来是林音。柳冰洁条件反射般地点点头。

整个滨华市,几乎所有学校都有她认识的人,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柳冰洁的人脉之广,可以说许多成年人都望尘莫及。而林音,就是她在临风初中的一个好朋友,也是好姐妹。她和林音的结识,也算是巧合。

初二那年,暑假的某一天,柳冰洁坐公交去学校取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因为前些日子她请了假,所以放假前并没有拿到成绩单。班主任给她打电话,让她来学校取一下。去年夏天非常炎热,柳冰洁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个连呼吸都会出汗的季节。滨华市的夏天许久都没有像去年夏天那样热过了。许多人都称去年的夏天是百年不遇的。

从她家到学校的路途不算近也不算远。按照柳冰洁一直以来的习惯,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打一辆出租车,毕竟优越的家庭条件在那里摆着。一般只要她出门,超过五百米的地方必须打车,这已经成了她的一个习惯。可是那天,她突然萌生了一个想坐坐公交车的想法。因为她从小大还没坐过几次公交车。可能是天赐机缘,也可能是大脑抽风,她没有打出租,而是坐上了附近的公交车。这辆公交车正好在学校附近有站点。

那时是下午五点左右,正赶上晚高峰,车里挤满了人。所幸,她上车时,一个中年男人正好下车,她赶忙连挤带推地扑到那个位置上,赶在别人之前坐了上去。车厢里的其他人都在小声抱怨着她的行为。因为她连推带挤的举动碰到了很多人。就在她不以为然,打开窗户准备吹风的时候,一个人的举动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个看样子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长相粗鄙,行为可疑。他在车厢里一个劲儿地左右张望。柳冰洁觉得很奇怪,于是便死死地盯着他。只见那个男人不断往前面一个女孩的身上靠,手里还拿着什么。

柳冰洁把目光转向那个女孩。那是个和她同龄的女孩,穿着很清凉。一身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凉鞋。女孩浑身上下的衣物就这么两个。瞬间,柳冰洁明白了一切。

她又把目光转向女孩身后的男子。这时她发现,男子手里拿着的是一个方块状的物体。她能看到那个物体偶尔反射着光泽。柳冰洁确信,那应该是偷拍用的微型摄像头。

事情再清楚不过了,眼前发生的就是赤裸裸的偷拍行为。柳冰洁本来是个不怎么愿意管闲事的人。但与此同时,她也是个女权主义者。说白了,她的眼里容不得任何女性的权益受到侵害的事件。她决心把这种丑陋的偷怕行为扼杀在摇篮里。

她怕男人不承认,先用手机悄悄把一切全部拍下,然后准备行动。

此时,公交车碰巧在一个站点临时停靠。车上的人陆续下车。柳冰洁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向那个男子。男子还在聚精会神地靠着女孩。就在这时,柳冰洁一把抓住他拿摄像头的手,反向一掰,只听一声惨叫,男人手中的摄像头掉落在地。掰手这一招是她学跆拳道的时候,老师交给她的。那几年跆拳道很风靡,家长们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学得一套防身术,就把他们送到那里学习。柳冰洁也正是在那时,跟着老师学了很多防身的本领。

男子的惨叫惊动了车上的其他人。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这里。趁着男子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柳冰洁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微型摄像头。

“看好了,这男的偷拍,被我抓到了!这就是证据!”

乘客中间出现短暂的静谧。柳冰洁转头看向司机。

“师傅,你开你的车,我已经报警了,到下一个站点的时候,麻烦您多停一会儿,警察会来处理。”

柳冰洁说这些话的时候,仍旧死死地攥着男子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像这种偷拍成性的人,往往都是纸老虎。一旦被发现,懦弱的一面就会展露无遗。男子发现逃跑无望,便跪下祈求柳冰洁的原谅。

“我是第一次,骗你我不得好死,真的是第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放了我这次吧。”

男人苦苦哀求着柳冰洁。后者一脸轻蔑地看着他。

“我看你可不像第一次,手法挺熟练。”

“真是第一次。我以人格担保!你可千万不能报警。不然的话,让我身边的人知道,我可就全完了!”

“现在的人格可不值钱。”

男人见哀求无效,便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

“我拿学生证做担保!”

柳冰洁接过一看,发现是某某大学的学生证。而这名男子,竟是这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

“大家伙儿都瞧瞧了哈!研究生也干这种恶心的勾当。”柳冰洁把学生证重重地拍在男人脸上。“这样一来更得送你去派出所了。研究生队伍混进你这么个下流的人,也是隐患!”

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

“放她走吧。”

柳冰洁抬头一看,发现是被偷拍的女孩。她正一脸平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你想放我还不想放哩!我平生最恨这种不把女人当人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想摸就摸,想拍就拍,这种畜生不给他们点儿惩罚,我都对不起他们爹妈!”

女孩弯腰捡起地上的学生证,交给一脸哭丧的男子。

“给,收好。我宁愿相信你是第一次。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男子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

公交车缓慢停靠在站点处。车门打开。男子瞅准机会,连滚带爬,逃离了车厢。女孩伸手握了握柳冰洁的手。

“我在这站下,你呢?”

“我也是。”

“那一起走吧。”

柳冰洁跟随女孩下了车。

下车后,柳冰洁准备质问女孩儿,刚才为什么要放那个男的一马。性格急躁的她刚要发作,不料女孩却先开了口。

“我叫林音。双木林,音乐的音。你叫什么?”

《木偶的救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木偶的救赎

作者:永恒救赎类型:现实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永恒救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子浩,滕伯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永恒救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木偶的救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子浩,滕伯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