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不世仙师》第一仙师完整肉 八 断生1 不世仙师YAOI

《不世仙师》第一仙师完整肉 八 断生1 不世仙师YAOI

发布时间:2019-12-02 17:02: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苏十六Y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不世仙师》是苏十六Y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氏,祁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燕祁下楼来的时候,就看到季姜蹲在不远处的地上,跟一群小朋友玩石子,玩得不亦乐乎,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季姜拿着小石子对一个小男孩道

不世仙师

推荐指数:10分

《不世仙师》在线阅读

《不世仙师》 免费试读


燕祁下楼来的时候,就看到季姜蹲在不远处的地上,跟一群小朋友玩石子,玩得不亦乐乎,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季姜拿着小石子对一个小男孩道:“快快快,到你了,到你了。”

燕祁脸色极其不好看,一个仙门世家的二小姐,蹲在地上跟小朋友玩石子,若是让月姝艺知道,怕是又要训个好几天。

默默走近,季姜见他来了,忙扔了石子拍拍手,和小朋友们打招呼道别。好容易才站起来,一路向他跑去。

眼看就要抱上,燕祁拿着岁寒挡住了:“……”

季姜愣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仙上,我幼时从未玩过这么好玩的游戏……你可不要跟黎夫人说啊…”

燕祁:“嗯。”

季姜又道:“待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教教我二哥,这样就有玩伴了…”

嫌弃了一阵,燕祁道:“……你二哥会陪你玩?”

断然不会,黎策此人虽然一副纨绔子弟模样,但这般幼稚且掉身份的游戏,是断然不会同季姜玩的。

可惜燕祁实在是低估了黎策对季姜的宠爱。没有他的助阵季姜多半是做不出那些有名的事。

季姜一脸自豪道:“那是自然,我二哥最疼我了。”

燕祁道:“你大哥不管?”

他自然是知晓黎策疼季姜,在姑苏听学的四年,黎策张口闭口就是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况且去岁还…

黎致就不同了,但多半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幼稚游戏实在登不了大雅之堂,黎致又是个高傲无比的人,估计是不会的。

季姜突然一本正经道:“断生已经安分了数百年,忽然又重新作祟。况且又有人炼鬼魅,这二者一定要有什么关联。”

燕祁道:“有何关联。”

季姜道:“炼化鬼魅一定要有十恶不赦的东西镇压和驱动,而那东西…就是断生。”

燕祁凝神想了想,道:“嗯。”

见他神色专注,季姜也不好继续嬉皮笑脸,神情立马变得严肃,道:“我在想,炼鬼魅定不是为了供自家门生露夜用,而是别有用心,炼尸者是有意挑选那些偏远的山村,就是不想被人知道,那万一这些鬼魅放到山中……”

燕祁道:“以假乱真,迷惑各家修士和散修。”

季姜道:“不错。就算是遇到修为高深点的世家,也不会多想,只会以为是普通走尸。况且若是想要这些鬼魅要变强且受控制,除了断生的催动,还需要一样东西。”

燕祁道:“灵血。”

季姜道:“嗯。所以他们才会把目光看向梵音谷,因为梵音谷不仅有断生,还有越女派的灵血。所以多年前攻击我的那群人,害我师姐的那群人…出事的村子越多,就越容易暴露。何况断生已经被我带出了梵音谷。能够指引方向,不过,我们动作恐怕也得快点儿了,我师姐他们,上个月出谷,我怕会……”

他们得赶在那些人用走尸害人之前找到渊柏的残魂,还要找到前不久出谷的越长卿等人。

二人一路西南而下,这一次,他们直接去了一个迷雾缭绕的地方。

一座当地人人恐避之而不及的鬼城——幽都,渊柏从前老巢。

这一带河谷众多,高山屏峙,地势崎岖不平,风力微弱,因此许多地方常年雾气弥漫。

两人原本想要御剑而行,可上空雾气弥漫,实在分不清哪是哪,便下到地面行走。

行至一处岔路口,岔向两条不同的方向。左边光秃秃的,足迹颇多,看得出经常有人行走。右边一条却已杂草丛生,厚厚一层覆盖了路面。

杂草中还有破败的指路石碑,石板上刻了两个大字,似乎是此路通往之处的地名。下面那个字勉强看得出来是个“都”字,上面那个字则笔画颇多,字形繁复,又正好被那条裂缝贯穿而过,剥落了许多细碎的小石。燕祁弯腰拨开乱草,拂去灰尘,依旧看不出来是个什么字。

偏偏那断生所指的方向,就是这条路。

季姜一旁悠悠道:“仙上学识渊博竟然识不得那上面的字,我来瞧瞧。”

燕祁漠然地点了点头,退了一步。季姜当然不会指望他会笑容可掬。便大步走向那块石碑。

她刚上前去摸了摸那块石碑,突然听到一阵声音。嘈杂声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前后左右,像是一片窃窃私语的汪洋,悉悉索索,还有哀嚎…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大有小,季姜听不清他们到底是在讨论什么。

因为太吵了,她努力的揉了揉太阳穴,再定睛一看,没人啊,难不成自己飞得太久,因为太累导致出了幻觉?

回头一看燕祁呆呆站在原地,不像是听见什么声音的模样。于是她吐了口浊气,悠悠踱步回去。

她站回到燕祁身边,道:“仙上,你怎么会不认得那个字呢,那不是个幽字吗!”

燕祁愣了一下,又状似冷淡地道:“许是眼光花了。”

季姜笑道:“仙上修为可比我高多了,居然也会累吗?”

燕祁道:“人本就是肉体凡胎,自然会累。”

季姜扁扁嘴,小声道:“真是没趣,若是二哥定会说“是啊,还是我们阿季最厉害,不会累。”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将来会嫁给这个古板。”

燕祁皱了皱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耳力就会提高,季姜的话,他全然听了去。

他们踏着乱丛杂草走上这条岔路,将那块石碑远远落在身后。

季姜时不时能听到嘈杂的声音,一抬头,就又平静了。只能道:“仙上,我曾在听说渊柏虽然修练邪魔外道可幽都的居民却比其他的地方的还多。繁华无比,堪比如今的不静天。”

燕祁没有说为何城中居民不弃城离走。他们都明白,如果一个地方的人世代扎根于此,是很难让他们离开的。况且渊柏生前作恶之事本就是传说,其中真假除了那些人,无人可知。可如今这幽都的确是已经荒废,无一活人。

路上除了枯草乱石,还有不易觉察的沟壑。燕祁目光一直留意着季姜的脚下,季姜走路十分不规矩,奔奔跳跳的。

正当这,季姜踩了一块石头,差点摔了,好在燕祁一直盯着她,扶了她一把,道:“你当心些。”

季姜站稳,整理了衣裳道:“这路……可真难走。”

燕祁问道:“我背你?”

季姜忙忙摆手道:“不必不必,怎敢麻烦仙上呢,况且我听我二哥说了,你不喜与旁人触碰。”

她在梵音谷时候,就喜欢听黎策讲古月城的事,从黎策的口中听得出来,燕祁是个刻于礼教的古板。

接着她就听到燕祁说:“你不是旁人。”

像是被唤醒了什么很不愉快的回忆,季姜嘴角一抽,强行扭过了头。

这位仙上,和她所知的有些不同。

沿这条难行的道路前行,杂草渐渐稀少,朝两旁收拢爬回,路面也逐渐开阔。雾气却越来越浓。

断生的剑气也收了,一座破败的城门出现在长路的尽头。

城头的角楼缺瓦少漆,掉了一个角,异常破败难看。城门的红色几乎褪成了白色,门钉一颗一颗锈得发黑,这地方大概百年没有人活人进来了。

还没进去,季姜就一阵头晕。感觉脑子乱哄哄的,只觉天旋地转起来,她不得不闭上了眼睛,瞧见了许多死人…确切的说是死了一地的各家修士。

两个白色衣衫的人映入她眼帘,接着就看到这两人旁边还站着一个青色衣裳的人,迷雾遮眼,看不清前面究竟是何人。但季姜肯定,那女子已经死了。她想去看清那些人的面容,却心口一痛,吐了一口鲜血。

燕祁忙去扶她,神色紧张,问道:“怎么了?”

季姜抬头看着他,总觉燕祁身上有一股她熟悉的感觉。许久才摇摇头道:“无事,许是适应不了。”

幽都四面都是高山峭壁,山体严重向中央倾斜,这种地方一般位置偏僻,仙门世家管不到,当然,也不想管,很麻烦很晦气。因为这是邪魔外道的聚集地。

两人走到城门前,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人一扇城门,推开。

“吱呀——”,不堪重负的承轴,载着两扇没有对齐的城门,缓缓打开了。

眼前所见没有凶尸扑面,更没有生气,毕竟是荒废了百年。

只有铺天盖地的白色。

大雾弥漫,比城外的雾气浓郁数倍,只能勉强看清前方有一条笔直的长街,这长街的尽头就是降灵宫。

季姜心道:这地方如此诡异,怪不得父亲当初会出去。难不成修炼邪术的也害怕妖魔鬼怪吗。

两人自然而然朝对方靠近几步,一起往降灵宫走去。

此刻仍是白天,城里却寂静无声,不但没有人语,连虫鱼鸟兽的声音都没有,十分诡异。

不过,既然是幽都,除了邪魔外道都没有人来,若不是不诡异,才教人奇怪。

沿着长街走了一阵,越是深入城中,白雾越是浓重,仿佛离降灵宫越远。季姜脑中那些乱哄哄的声音就更多,闹闹哄哄的。她离燕祁又近了些,倒不是害怕,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那乱哄哄的声音。

燕祁似是知道了她的担忧,伸出左手由她抓着。

《不世仙师》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苏十六Y)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穆氏,祁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苏十六Y)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世仙师》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穆氏,祁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不世仙师

作者:苏十六Y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苏十六Y)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穆氏,祁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苏十六Y)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世仙师》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穆氏,祁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