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农门小财女 鸡蛋风波(已修改)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反攻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农门小财女 鸡蛋风波(已修改)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反攻

发布时间:2019-11-08 16:37: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红苕尖尖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杨曦,季家的小说《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此文是红苕尖尖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秋氏和杨曦说了会子贴己的话,然后去堂屋摆饭准备吃饭了。 堂屋里,一张四方形木桌,四条长凳,桌子上放着一筲箕烙好的玉米面饼,还有一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 免费试读


秋氏和杨曦说了会子贴己的话,然后去堂屋摆饭准备吃饭了。

堂屋里,一张四方形木桌,四条长凳,桌子上放着一筲箕烙好的玉米面饼,还有一小碟子黑黝黝的腌菜,几个烂红苕馍馍,张氏坐在上座,下面分别是夏文强夫妇,二儿子夏恒生,小女儿夏清灵,再下来便是七岁的夏甜香。

一家人围着桌子,身旁摆着一碗米汤,一声不吭的吃着,张氏挑挑眼皮子,对着吃饭的秋氏道:“你把饭送去了吧,那人可吃了?”

“已经吃好躺下了,我去东婶子家扯了块红布,一会儿挂在里屋的门上”

“嗯,这刚生了孩子有些晦气,是得扯块红布挂着,你们这屋子让出来了,你和文强睡哪儿?”

“文强和恒生挤一挤,我带着甜香和清灵挤挤就成”秋氏递给张氏一个烙饼继续说道。

“亏她福气大,遇见咱家这几个心善的,不然啊……啧啧啧”张氏咬了一口烙饼,喝了一口米汤,吧唧吧唧的说着,烙饼的碎末随着她的大嘴喷了出来,她却浑然不知,继续口沫横飞。

“嫂子,张大夫开的药已经买回来了,等会你煎好给那姑娘送去吧”夏恒生对着秋氏说着。

因为杨曦毕竟是女子,又刚生完孩子,夏恒生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却不能进去看,别说这不合礼数,就是他想去看,张氏也是不准许的。

一想着自己抱着全身是血的杨曦,那么瘦小,如同一朵凋零的小白花,但是她眼中的倔强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怔住,明明手无搏鸡之力,身上却散发着一种凌冽的气质。这样的女子是整个杜鹃村都找不出来的。

“那曦丫头就交给你嫂子照顾吧,清灵等会回房继续绣你的嫁妆去,文强恒生啊,这都快秋收了,田坎的黄豆熟透了,看看这天儿又要下雨,你俩赶紧得收回来”张氏看了看天,心里盘算着,对着两个儿子说道。

“我正打算去收呢,吃了饭我就和恒生去,娘你就别Cao心了”

夏文强说完,稀里哗啦的喝完了碗里的米汤,去杂屋拿了锄头镰刀,夏恒生也推着板车,跟着夏文强往田间而去。

透过破了一个洞的窗纸,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两兄弟,杨曦若有所思。

傍晚的时候,夏恒生两兄弟推着满满的一车黄豆回来了,秋氏拿出一个竹篮,顺了一下黄豆藤在一边,捡了些豆子准备晚上炒些青豆吃,像往常这黄豆都是晒干打成豆油,供应一家一年的用度,现在想着杨曦在家,决定炒一小碟添添菜。

张氏看了一眼秋氏,并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向鸡棚走去,鸡棚里面有一只芦花大母鸡正在下蛋,还有两只半大的鸡仔,把围圈的木栓拿起,张氏钻进了鸡棚里面,在芦花大母鸡的身下摸索了一会儿,脸上出现了喜悦的表情,不一会儿就看着她乐滋滋的捡着一个鸡蛋出来了。

张氏绕到了柴房里,墙角处一个烂簸箕旁,掀开一块深色的破布,小心翼翼的把还有些余温的鸡蛋放在簸箕里面,用破布盖好,然后出去了。

晚饭的时候,杨曦说什么也要陪大家一起吃饭,秋氏呦不过她,便给她擦了擦身子,换了一声干净的衣服抱着汤圆坐在了堂屋里。

开饭了,夏恒生和夏文强也都从地里回来了,张氏老早就在桌上坐着了,甜香跟着秋氏在桌上摆饭,今晚吃的跟平常差不多,一筲箕的红苕粑,一盆野菜汤,一碟腌菜,最扎眼的就数那小碟绿悠悠泛着清香的嫩黄豆了,杨曦上前给张氏行礼问候,张氏看在银镯子的份上对杨曦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加上看着她怀里舔着手指,白白嫩嫩的汤圆,心下极为疼爱,自己没孙子,而汤圆更是逢人便笑,惹得张氏乐呵呵的抱过来逗着他玩儿。

张氏招呼着大家开饭,夏恒生看到出了屋子的杨曦,微微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恒生大哥,谢谢你救了我们母子”杨曦对着夏恒生感激的一笑,本就生的精致美丽的脸孔配上这一笑,让夏恒生差点看痴了过去。

“没……没事”夏恒生尴尬极了,连忙低头喝汤掩饰住脸上的不知所措。

“文强大哥,还有张大娘,你们能让我们母子住在这儿,真是感激不尽,若是以后用的着我杨曦的地方尽管开口”

“妹子你别这么客气,咱家粗茶淡饭的,也没什么好招呼你的,你可别见外,你就安心的住着”夏文强夹起腌菜合着红苕咬了一口。

看到众人这么和善,杨曦也放下心来开始动筷,汤圆见众人都在吃,也饿了,不悦的依依呀呀的叫了两声,杨曦温柔一笑,用筷子弄了些红苕芯子给汤圆吃,汤圆舔了舔筷子,没舔到什么东西,些许是太饿了,汤圆有些急,竟然哭了起来,这一哭让全桌子的人都慌了神儿,后来还是清灵取了自己的汤碗跑出去,没过一会儿便端回来一碗Ru白色的液体,闻着腥味儿挺大。

“杨曦姐,这是羊Nai,我去隔壁李大娘家要的,给汤圆喝吧”清灵把羊Nai放在杨曦面前,杨曦看着还有些温热的羊Nai,对着清灵感激的一笑,这个十五岁的姑娘心思细腻,竟然想着给汤圆要了碗羊Nai,当下心里暖暖的。

汤圆儿喝了半碗羊Nai,满足的转着黑黝黝的眸子,挥舞着小手,嘴里咿呀咿呀的,可爱极了。

一顿饭下来,杨曦也多少了解了下这家人的情况,家中做主的是大哥夏文强,由于张氏年轻时候就守“寡”,一个人拉扯大了三个孩子,所以夏文强和夏恒生对于张氏都是迁就的,也很孝敬她,家里大小事情都习惯跟她商量着,由于这几年年生不好,收成逐渐下降,交了税收家里的存粮也不多,好在兄弟两人都是有力气的,秋氏也是个能干的媳妇,家里生活还过得去。

但是夏恒生毕竟二十出头了,夏清灵也是大姑娘了,该娶媳妇,该嫁人,为了小儿子和闺女,张氏捏着一家人的收入更紧了,往往一个鸡蛋一个铜板都看的很紧。

杨曦也僚解了这家人的习Xing,心中打算等身体恢复了再做打算。

饭毕,天色也很幽暗了,夏家虽然三间土胚房,在村里算是房屋最宽的人家,可是因为农村杂物多,光是什么高粱秆子,干木柴就已经堆了整间屋子,夏恒生基本上都是在柴屋里面打地铺的,家里唯一的两个土炕也都分给了夏文强夫妻和张氏。

现在杨曦带着孩子,秋氏主动让出了土炕还有自己的房间,去隔壁小屋里和清灵挤地铺,开始杨曦说什么也不肯,秋氏却执意,说是这地方晚上冷,不要冻坏了孩子,经过再三推搡之后,最后杨曦才住到了炕上。

天蒙蒙亮的时候,听到一个哭爹喊娘的声音,杨曦赶紧起身,推开窗户的一条小缝向外看去,就见张氏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嚎,嘴里碎碎念叨着些什么,旁边是一抽一抽哭泣着的清灵,还有埋着一头干活的夏文强,一声不吭的夏恒生。

“娘,你别闹了,这大清早的,地上露水重”秋氏跑过去拉着坐在地上哭嚎的张氏却被她一巴掌拍开,怒瞪道:“你们这些个吃里扒外的,背着我偷我的鸡蛋,你们个没良心黑心肝的哟……你这是要气死老娘不成?”

“娘,那鸡蛋一直都是你捡着的,你不说拿,咱这做儿媳的没人敢动,你怎么说我们偷了鸡蛋”秋氏听张氏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委屈,她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在杜鹃村的名誉也是极好的,谁不知道他夏文强家的媳妇能干又贤惠,虽说没生个带把子的,但是家里地里处理的仅仅有条,现在被自己婆婆当着面说偷了她的鸡蛋,她面子有些挂不住,脸红的连带着耳根子都红了。

“哼,不是你偷的就是你指示的,我就说昨儿个李田花那婆子怎么就舍得给碗Nai给清灵,平常那羊Nai在她眼皮子底下看着,金贵着呢,怎会这么便宜就给她,原来是偷了老娘的鸡蛋去换的!”张氏说着就拽过旁边哭泣的清灵,一脑门的噼里啪啦的数落着。

“清灵真有这事儿?用鸡蛋换了一碗羊Nai?”秋氏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姑子清灵。

清灵抽抽搭搭的摸了一脸泪水,有些委屈的说道:“我看汤圆哭的厉害,便想着李婶家的羊Nai,刚好李婶家的小豆子吵着要吃鸡蛋羹,我就捡了两个鸡蛋换了一碗羊Nai,我也是为了汤圆”

“娘,不就是两个鸡蛋么?你这大清早的也不怕闹腾的慌”夏文强看着院外透过篱笆围栏看过来的邻居,脸上面子有些挂不住。

“两个鸡蛋可是四个铜板,你能给咱生出四个铜板来么?这还是开头,若不是我发现的早,鸡窝里的二十几个蛋都被你们不知不觉换羊Nai去了”

听到大儿子说的那么轻松,张氏恨铁不成钢的叉着腰站起来,唾沫子横飞,骂了起来。

“娘,你别骂了,俺现在就去二郎山打只野兔子低了你那两个鸡蛋,曦妹子还睡着,你这么吵也不怕别人笑话”夏恒生从柴房走出来,手里捏着一把弯刀,肩膀上挎着一圈麻绳子。

看着夏恒生这行头,张大娘张了张嘴巴,像是没有料想到二儿子居然向着外人,其实张大娘心里惦记着的不是两个鸡蛋,而是想着靠这两个鸡蛋赚来更大的利益,这杨曦看着穿着谈吐都像个大户人家的闺女,一出手就是二两的银镯子,想必身上还有值钱的东西,就算没有值钱的首饰,她那几件抱着汤圆的绸罗锦缎也能给清灵穿,那可是上好的丝绸啊,能捞来两件也是好的。

“恒生,你闹什么脾气,娘也就骂下就好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红苕尖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杨曦,季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红苕尖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杨曦,季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

作者:红苕尖尖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红苕尖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杨曦,季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红苕尖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门财女,金牌养生师》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杨曦,季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