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农家长女》重生农家独孙 第一章 乞求 农家长女精彩内容

《农家长女》重生农家独孙 第一章 乞求 农家长女精彩内容

发布时间:2019-10-28 00:34:1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墨莫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家长女》的小说,是作者墨莫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爷爷,我家已经没有吃的了,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爹娘这么多年为家里做了那么的事情的份上,给点吃的吧!”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跪在紧

农家长女

推荐指数:10分

《农家长女》在线阅读

《农家长女》 免费试读


“爷爷,我家已经没有吃的了,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爹娘这么多年为家里做了那么的事情的份上,给点吃的吧!”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跪在紧闭的院门前,一声一声地叫喊着,语气是那么悲怆,神情是那么哀伤,撕心裂肺,充满绝望。

淅淅沥沥的小雨像是从天而降的牛毛,密密匝匝,没有稀里哗啦的声音,却比那热闹之声更让人觉得寒心。

空气里并没有弥漫着下雨时带着生机的雨的清香,一股腐烂**味道充斥着天地间。

天空是灰蒙蒙的,远山也是灰蒙蒙的。

“爷爷,秋雨求求你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给一点粮食吧,秋玉已经不行了,秋明还才几个月,他可是爷爷唯一的孙子!”秋雨的声音更加低沉了,牛毛一般的细雨让秋雨的身上湿透,已经洗的看不清颜色,补丁比布料多的衣裳贴身挂在瘦骨嶙峋的身上。

院子里没有一点动静,大门紧闭,秋玉眼里闪过一抹绝望,她打算做最后一次努力,实在是不行的话,她就去其他的地方乞讨,不管回来之后,会不会被爷爷活活打死。

“爷爷,秋雨知道爷爷不喜欢秋雨,可是秋明刚刚出生,您真的就不管秋明的死活了吗,爷爷,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院子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出来的却不是一个老头,而是一名而是出头的男子,五官和跪在地上的女孩有些相似,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微微眯着的,他看着秋雨的眼神极其轻蔑,像是看着什么低级的动物一般。

“小幺……”

看到出来的男子,秋雨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冷漠,这冷漠之中,还隐藏着极其巨大的恐惧,不过秋雨还是强作镇定,低声喊道。

苗金宝冷哼一声:“哼,别叫我小幺,我嫌晦气,你滚吧,我爹不会见你的,那些个什么粮食,别说是一袋儿了,就是一粒都没有,全是些个吃闲饭的东西,现在粮食这么紧缺,谁会那粮食来养你们这些闲人……”

苗秋雨听到苗金宝这么说,愤怒霎时间充斥了她纯洁幼小的心灵,若说是吃闲饭的,那这个世界上她的小幺苗金宝绝对是最大的米虫,成天闲闲没事干,东家遛狗西家斗鸡,梅村里所有的老少都讨厌这个人,偏生他的脸皮特别厚,又特别习惯在老头子苗庆生面前装乖巧,一张嘴哄得老头子不知东南西北。

苗秋雨的爹苗金德是苗金生的二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大姐,下面有两个妹妹,苗金宝是最小的儿子,也是苗家最受宠爱的人。

苗金德至出生开始,就没得到苗家老头子苗庆生的一丝喜爱,偏生人也是特别的木讷老实,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懦弱,老头子不喜欢他,可是他却对老头子言听计从,除了一件事,那就是坚持娶了苗秋雨的娘柳氏。

因为这样,苗家老头子就更不喜欢苗金德,对他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家里的所有事情都是苗金德一家子在做,不管是地里的还是屋里的,就连苗秋雨这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也是地里做活的一把好手,而别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却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着挑一户好的人家嫁过去。

一家人累死累活的做了,临了了却得不到一丝好处,这次连续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大雨,地里的庄稼都淹完了,根本就没有吃的,还碰上了大雨冲垮山坡,将村子通向外面的路给堵住了,一时间村里人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村里好多人都饿死了。

苗家除外。

这些年苗金德为苗家累死累活,柳氏是一个勤劳的女人,会持家,年年地里大丰收,而苗庆生是一个比较吝啬的人,除了对苗金宝,基本上没什么花销,所以,苗家在梅村算是殷实的人家,不说是几个月的大雨,就算是一年没有收成,苗家也能撑得过去。

可是苗金德家却不包含在苗家里面,虽然苗家没有分家,但是苗庆生却不承认苗金德是他儿子。

柳氏娘家送来的粮食早在前天就已经吃光了,小弟秋明才两个月大,还没有断Nai,可是娘没有吃的,就没有Nai,即使是想给弟弟一点米糊糊,都没有办法,眼看着弟弟饿得想小猫一样呜咽,秋雨心里难受极了。

还有妹妹秋玉,多机灵的一个孩子呀,才六岁多一点的年纪,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理着帮忙做,人还没有灶台高呢,却会搭着小板凳在家里煮饭了,每次从坡上回来,锅里也会备上一锅热水。

若是再没有粮食,爹就只能冒雨上山,看看能不能打到一些猎物了。

秋雨用力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天气一天比一天冷,雨却还是没有一丝要停的迹象,爹冒雨进山,打不打得到猎物是小,若是病了,这山路不通,可真是要命的事情。

“小幺……秋雨给你磕头,你帮秋雨向爷爷求求情,我家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切,你家没东西吃关老子屁事,走了,小兔崽子,不要在这里挡路!”苗金宝啐了一口唾沫,从苗秋雨身边大踏步离开了,边走边骂道:“这鬼天气,让老子想吃一顿猪肉饺子都没有,天天都是大米饭,真是的……”

听到这样的话,秋雨心里头不由得怒气冲天,可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家里人还等着粮食救命!她清楚知道自己的爷爷苗庆生的Xing格,天生就是冷血的,不会顾及自己一家子的死活,若不是这么多年有爹娘和自己给他做牛做马,爷爷早就把他们一家给赶出苗家了。

说实在的,被赶出苗家其实还是不错的选择的,爹娘都不是懒人,肯做事,家里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像现在一样,一口吃的都没有。

可是以前和爹说了这事情之后,一向老实木讷疼爱她们的苗金德第一次打了她,毫不留情。至那之后,她再也不敢和苗金德提出这样的事情了。

爷爷看样子是不会那粮食出来了,苗秋雨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或许可以去六爷爷家里看看去,六爷爷对自己家里一向是不错的,可是六爷爷家里山幺,水幺刚刚成亲,海幺也在相门户了,家里也没有多余粮食。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不管怎样,都要去试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门再一次“吱呀”一声打开了,苗秋雨忙用希冀的目光看向院子门,祈祷苗庆生能有一点良心。

然而,冷血的人是不应该抱有希望的。

出来的是一个老太太。

苗秋雨的婆婆徐氏。

苗秋雨站起身来,叫了一句:“婆婆……”这是苗家唯一不会对苗金德一家使脸色的人。

徐氏点点头,紧张的往院子里忘了一眼,慌慌张张的从身后拿出一个油纸包,并不大,冲到雨里面放到苗秋雨的手上,说道:“快拿着,婆婆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老头子看的紧,多的我也拿不出来,快回去吧,别病了!”

苗秋雨一脸喜色,她知道纸包里面是什么东西,这一刻,苗秋雨知道自己爹娘和弟弟妹妹有救了。

脸上的狂喜根本就掩饰不住。

连连给徐氏低头鞠躬,苗秋雨来不及说一声谢谢,转头就跑开了。

徐氏深深地凝视着苗秋雨有些踉跄的身影,眼里的思绪让人看不清楚,转头进了院子,将院子门紧紧关上。

屋子里紧接着传来了一声怒吼:“死老婆子,死哪里去了!”

徐氏抵在门上的身子一震颤抖:“喊啥喊,在呢!”

身后的事情苗秋雨完全不顾,心里闪过的全部是家里人的面孔,想到出来的时候秋玉虚弱的已经站不起来的身子,苗秋雨就一阵着急,在苗家大屋的门口浪费了不少时间,希望还来得及。

苗金德一家并不住在苗家大屋,而是在斜对面二十来步远的地方,屋子也不像是苗家老五那样气派,只是一幢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茅草屋。

下了老长时间的雨,茅草早就湿透了,其实屋子里面和外面差不了多少,都是湿漉漉的,不过好在屋子里没有风。

匆匆的跑进厨房里,秋雨来不及说什么,就找了一个稍微干一点的地方生了炉子,将婆婆徐氏给的油纸包拿出来,差不多一碗米,苗秋雨却舍不得全部下下去,想了想,拿了一小把米丢进去,却加了一大锅水,将火烧的旺旺的。

苗秋雨觉得自己很虚弱,事实上,家里快要断粮的时候,苗秋雨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她觉得秋玉比她更需要食物,经常将吃的留给秋玉。算起来,苗秋雨也有三四天滴米未进了,再加上刚刚在苗家大屋前面跪了这么久,雨又一只下个不停,她就觉得自己冷的不行。

可是想到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若是她倒下了,按照爹的Xing子,肯定是不敢上大屋那边要粮食的,山路被封了,即使是姥姥让舅舅送粮食过来,也进不来。

秋明还小,娘生了秋明,就遇上大雨,身子还还没有养好,老人说月子里最重要了,若是再出去淋雨,娘的身子只怕是再也没办法养好了。

可是,刚刚看到苗秋雨刚刚看到苗金德和柳氏的身影,想要告诉他们炉子上熬了粥,还没有说出话来,眼前一黑,人就倒下了。

《农家长女》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墨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苗秋雨,沈贵)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墨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家长女》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苗秋雨,沈贵),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农家长女

作者:墨莫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墨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苗秋雨,沈贵)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墨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家长女》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苗秋雨,沈贵),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