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蜕变之战争大师》王牌战争画质大师 SM 蜕变之战争大师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9-13 08:30:52

《蜕变之战争大师》王牌战争画质大师 SM 蜕变之战争大师健全文 连载中

《蜕变之战争大师》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阴雨夏分类:玄幻主角:阿布,巴特

《蜕变之战争大师》是阴雨夏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蜕变之战争大师》精彩章节节选: 还没回过神之际,一个陶壶穿出二楼的窗户飞向阿布,吓得阿布猛退两步,陶壶正好落在他的脚边,“嘭”的一声摔成了碎片。 阿布这时才记起...展开

《蜕变之战争大师》免费试读

还没回过神之际,一个陶壶穿出二楼的窗户飞向阿布,吓得阿布猛退两步,陶壶正好落在他的脚边,“嘭”的一声摔成了碎片。

阿布这时才记起落水的两人,看样子那两人是醒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阿布紧张的快步跑上楼,刚转过门边迎面就飞来一个木质笔筒,阿布根本来不及反应,鼻子被砸了个结实,顿时一阵酸辣之感涌出,阿布捂着鼻子蹲了下来。

痛得闭着眼“呜呜”了几声,阿布终于缓过劲来,抬头一看,一副奇特的景象出现了。只见二楼上三人各站一边均是不动,只有两只眼睛还在打转。

狄书站在右边,一身满是焦黑破洞的大褂,光着脚,左手扶着头上铝制的洗脚盆,右手抓着一个竹制的枕头横在面前。

珈蓝站在左边,香肩半露衣衫不整,肩头伤口包扎处渗着鲜血,右手拿着一副鹿角,左手紧抓着衣领。

阿布站在门口,全身衣服都已湿透还往下滴着水,左手拿着笔筒,右手捂着口鼻,眼角还残留着未干的眼泪。

三人仿佛静止一般,面面相觑,这情景要是让人看见,还真想不出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是谁?”三人异口同声道。珈蓝以前女扮男装压低声线使得声音略显低沉,如今恢复了女声变得婉转悦耳。狄书腔调怪异,仿佛刚学会说话的孩童。阿布因为鼻子依然酸痛,又捂着口鼻,显得口齿不清。

“我叫阿布。”“你先说!”“我为什么告诉你。”啊布,狄书,珈蓝三人再次同时说道。说完之后又开始大眼瞪小眼。

“唉……”“怯。”“哼!”三人又不约而同道。

终于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阿布举起双手道:“停!我们这么说下去天黑都没办法说清楚。我先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你们自己爱说不说。”

找了张椅子坐下,阿布看着两人警惕的表情笑了笑,露出两颗虎牙道:“我先声明,这是我家,把你们手里的东西放下。我的名字刚才已经说了,就不再介绍了。是这样的,昨晚我在青田湖附近狩猎夜剑虎,等了一晚上都没见到老虎的影子,今天早上刚想在湖里洗个澡,你们就从天上掉到湖里了,一个冒着烟,一个肩上还刺着一支箭,不得已我才把你们都带回来疗伤。算起来我还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呢。”

珈蓝听到疗伤两个字眉毛一跳,左手紧了紧领口,眼中寒芒一闪,看着阿布道:“那么,是你帮我包扎伤口的了?”

主人的模样还没摆足,被珈蓝这么提问,阿布顿时挺直腰杆站了起来,嘴里“那个”说了半天,才敢苦笑的答道:“当时姑娘伤势严重,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事出有因,还请姑娘见谅啊。”

伤口仿佛在回应阿布的话一般,此时恰好传来一阵刺痛,珈蓝眉心一紧,没再说什么。

狄书一脸冤枉的看着珈蓝,放下手中的东西揉了揉额前肿起的大包,随便找了张椅子也坐下来,理直气壮道:“我都说不关我的事吧,我这么慈祥的老人怎么可能欺负你一个小姑娘。我醒来之后想找口水喝,经过你房间的时候,见你面无血色嘴唇泛紫的躺着好像生病了,我也当过医生,正所谓医者父母心,刚想帮你把脉,你这小丫头突然睁开眼就骂我‘流氓’,还动手打我,真是不可理喻。”

听到狄书自称“老人”,阿布和珈蓝都完全愣住了,之后狄书说了什么两人根本没听进去,等狄书把话说完,阿布忍不住道:“你明明才十六、七岁的样子,撒谎也找个合理的嘛,你自己照照镜子,你哪点像个老人了,我们怎么可能相信这么无稽的事情。”

狄书大感不快道:“我狄书堂堂中科院院士,难道还会骗你们两个黄毛小儿。我今年刚过的六十九岁生日,怎么可能……”狄书一边说一边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旁边立起的镜子,当看到镜中一张满是黑灰年轻秀气的脸,声音不由提了两个八度道:“才十六七岁!”说完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愣在那里。

谈话戛然而止,无论阿布怎么招呼,狄书都没有任何反应,目光呆滞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阿布只好转头看着珈蓝道:“我看那家伙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了,还是姑娘你先说吧。姑娘怎么称呼?为什么你会身中一箭?又为什么会从天而降?”

“我叫珈蓝,我因为……,我因为……”珈蓝的记忆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她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如何中箭,如何掉落湖中,只觉得越回忆脑袋越是胀痛,突然双手抱头道,“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阿布刚要安抚几句,珈蓝突然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阿布赶忙接住倒下的珈蓝,并将她背回房间。阿布突然觉得今天实在是这一辈子中最难忘的一天,洗个澡捡回来一个疯子和一个傻子,刚回家爹娘不见了,还无端端多了一个舅舅。想到这里,阿布才记得一楼还有半封没读完的信,匆匆跑下楼而去。

怀着复杂的心情将那封信看完,阿布看起来显得怅然若失,信里的内容证实他真的有个舅舅,还提到了米歇尔和逐鹿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最后他们两个人希望阿布去楼兰国的佛兰特学院学习体术。

看着曾经温馨的三口之家如今只剩自己一人,阿布就抑制不住温润的泪水,内心的思念久久不能停歇,突然脑中闪过老爹逐鹿的一句话:遇到瓶颈时,要学会换位思考。阿布想到:既然爹娘回不来了,那不如自己去找他们。只是天下之大,自己该去哪里寻找,正在找不到目标的时候,眼光看到了米歇尔留下的小木盒。

阿布小心的将小木盒打开,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封信和一块玉质的手牌,这是米歇尔留下的东西,信是给佛兰特学院院长的介绍信,而玉牌是米歇尔家族封印之白盾的信物。

双手摩挲着玉牌上精致的镂空雕纹,阿布正沉浸在思考中,而二楼上呆坐的狄书在此刻终于动了,只见他双手扯着头发,眼中布满血丝,大吼一声:“这不科学!”

···········

北方,著名的阿尔山山顶上常年笼罩着乌云和积雪,这里寒风凛冽人畜绝迹,但是在半山腰却有一座古堡,它建造在一处突起的悬崖壁上。古堡靠近悬崖外的一端耸立着一座高高的钟楼,钟楼最上层的房间里,一名戴着手镣脚镣的男子正坐在桌子前写着什么。

男子看起来差不多有三十岁左右,一头灰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脸庞消瘦,颧骨略高,丹凤眼,鼻挺唇薄,一股子邪恶气质从瞳孔中缓缓透出。

突然,男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凝望着窗外,原本无神的眼里渐渐泛起了一道黑色气雾,房间里温度骤降,男子开始没有理由的狂笑,边笑边道:“出现了。我终于等到你了!哈哈哈哈。”而此时正是阿布解开咒印散发黑暗气息的时刻。

钟楼上的两名守卫听到狂笑声急忙跑下来,隔着铁门看向这个有些癫狂的男子,喝道:“林焚雨,你又发什么神经?闭嘴!**还笑!”

话音未落,前一刻还在狂笑的林焚雨下一刻凭空消失了,只听见铁门外两个重物坠落的声音,原本应该在脖子上的两颗头颅此时已经与身体分离,而林焚雨神情愉快的站在两名守卫的躯体背后,两只手各环绕着几道风刃,仿佛指挥一场演奏一般挥舞,不一会儿,那两具躯体已经四分五裂,血雾从断口处狂喷而出。

一刻钟之后,守卫交班才发现了异样,紧张的守卫敲响了警钟,整个古堡顿时沸腾起来。

正当众人如临大敌之时,在古堡中心典狱官巴特的房间里,林焚雨悠闲的靠在柱子上,右手举着高脚杯,杯中一抹暗红色的葡萄酒缓缓摇晃,左手环在胸口垫在右手手肘处,消瘦的脸面向落地玻璃窗,双眼静静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

“美丽的东西总是容易被毁灭,是吧?巴特。”林焚雨感伤道,说完扭头看向中间的那面墙。墙上原本画着戒律女神摩卡,不过现在戒律之神画像早已残缺不全,只有半张脸依稀可以辨认,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浑身是血的壮汉。

巴特如今双脚离地被钉在了墙上,赖以成名的附魔剑穿过巴特的腹部刺入墙内,剑刃大半都没入巴特的身体,只露出巴掌长的剑身,巴特正握住剑柄试图将剑拔出,但是身上两处致命伤却让他不能如愿,力量正随着鲜血向外涌出。

挣扎了片刻,巴特最终放弃了努力,吐出一口混杂着血液的唾沫,喘息着道:“你以为离开了这里你就自由了吗?不,林焚雨,很快我们就会把你抓回来,咳咳……很快!”

林焚雨抿了一口手中的葡萄酒,一脸陶醉闭着眼睛道:“你以为凭剩下那几个老东西还能抓住我吗?哈哈哈……”放下酒杯,林焚雨双手插在口袋里,踱步来到巴特面前道,“现在三个老东西就剩下两个,想要再抓住我已经不可能了!”

巴特突然不顾伤口带来的剧痛跟着大笑起来,牵动伤口后巴特的脸显得狰狞,边笑边道:“哈哈哈哈,你还是这么自大,既然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下一个七年也会在监狱里度过,我下次……”

话未说完,林焚雨突然拿起脚边的烛台,烛台上三根固定蜡烛的尖刺对着巴特的右胸肺部刺了进去,同时林焚雨露出癫狂的表情道:“你没有下次了!现在,我就静静的看着你度过你余下的时光,哈哈哈哈!”

吐出一口鲜血,巴特只觉

《蜕变之战争大师》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蜕变之战争大师》,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阴雨夏)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