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本王命不久矣》本王命不久矣起点 强攻 本王命不久矣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20-09-12 08:32:09

《本王命不久矣》本王命不久矣起点 强攻 本王命不久矣Size Queen 连载中

《本王命不久矣》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白小圆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沈姝,沈冲

主角叫沈姝,沈冲的小说是《本王命不久矣》,它的作者是白小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男子的声音,低沉有力,包含着凛凛威势,让在场之人振聋发聩。 半躺在软轿上的沈姝,原本脑袋还是昏的。 可是不知为何—— 从她被仆妇...展开

《本王命不久矣》免费试读

男子的声音,低沉有力,包含着凛凛威势,让在场之人振聋发聩。

半躺在软轿上的沈姝,原本脑袋还是昏的。

可是不知为何——

从她被仆妇们抬上软轿,到这会儿,也不过才一盏茶的功夫,毒性上来以后那股极重的晕眩感,反而慢慢退了不少。

仿佛那热腥草的毒,在她身体里,一点点消散了似的!

这个发现,让沈姝有些哭笑不得。

难不成——

她被药师佛拘进梦里以后,除了尝药、试药,还炼出了“百毒不侵”之身?!

若果真如此,那她也太太太太太厉害了吧!

此刻,沈姝听出男子声音里,蕴含的怒意,猛地从那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惊喜中回神,眉心一跳。

好家伙,只听声音就这般有气势。

这白衣男子果然不是个善茬。

幸好三哥机智,截胡及时!

否则说不得阿爹还真跳进大坑里了!

站在院门前的沈晋明,听见白衣男子的话,暗道不好。

看来他们还是来晚一步,想必爹爹方才已经和这男子起了冲突。

“郎君误会!”沈晋明急声解释:“实不相瞒,昨日在下身中奸人毒箭不慎跌入寒潭,幸得郎君相救,也因此让在下偶然闻见郎君随身的香囊里,发散出的药香有解毒之效……”

说到这,沈晋明顿了顿,稍提高些许声音:“在下对药毒之理稍有涉猎,昨日中毒后昏沉之时无意对小妹提及此事,小妹误会了,才有今晨莽撞闯进贵院之举……

方才行刺之人,在下观其招式,应是关外细作,此番小妹为救在下不幸中毒,还请郎君能借香囊一用,救下小妹性命,他日郎君若有需要,在下定万死不辞!”

沈姝在软轿上,听见三哥这番说辞,恨不得立刻坐起来为他喝彩!

三哥竟用几句话,便将今晨她在男子院中认毒、识香囊解药之事,揽在了他自己身上。

虽说这些说辞是事后找补,细细推敲之下,难免会有些许破绽——

可她沈姝沈四姑娘,毕竟是全云边城官眷里,人尽皆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六艺不通的“粗浅”之人。

只要她以后不在人前露出懂药理之事。

谁会相信——今晨那些认毒、识药之举,是她自己做出来的,而非沈三少爷指使的?

思索间,沈姝越发觉得自己身上的毒,好像比刚才更轻了一些。

她心道不好,若毒自己“解”了,她和三哥就白唱这出戏了!

这么想着,沈姝用有史以来最“精湛”的演技,“勉强”睁开一双水汪汪的杏眸。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望着自家亲爹,哑着嗓颤声低语:“阿、阿爹……女儿……是不是……要、要去了……”

沈冲黑沉着一张脸,望着自家女儿。

浓眉下的双眼,快要眯成一条线。

出乎沈姝的意料——

沈冲的眼底不是她以为的焦虑心切。

反而有种古怪神色。

沈姝被阿爹这样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

这不对啊!

她都中毒了!

奄奄一息!

阿爹难道不应该“心急如焚”,去找那白衣男子求药吗?

难道不应该登时撤了这些兵,以报答白衣男子对她的救命之恩吗?

她和三哥把戏台子都搭好了,阿爹,您倒是照着本子唱啊!

沈姝心里十分着急,平日里,她手上被割道血口子,阿爹都要心疼半天。

怎地这次中了毒,阿爹还能如此冷静?!

难不成,阿爹未卜先知,知道她被药师佛赐了“百毒不侵”之体?

这怎么可能!

沈姝默默加把劲,赶忙“费力”抬手,捂上自己肩膀的伤口。

大滴大滴的泪珠子,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阿爹……女儿……怕是真的要去了……”

沈冲浓眉紧拧,看看女儿肩膀的“伤”,再看看女儿这副模样——

几息之后,他叹了口气,沉声道:“你放心,有爹爹在,你会‘没事’的。”

那“没事”两个字,几乎是被沈冲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听得沈姝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沈冲深深望了沈姝一眼,转身大步朝白衣男子走去……

院门前,白衣男子冷眼看着似谦逊到极点的沈晋明,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阵阵寒意,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极度不悦。

倘若他事先不知道,沈姝会“十烟步”,或许会信了沈晋明的一番说辞。

然而此刻——

白衣男子只觉得沈家这对父子,这出戏唱得委实拙劣、愚蠢至极!

他寒着嗓道:“听闻云疆沈家,在战场上个个都是好汉,没想到却是如此做派。你父子二人究竟意欲何为,何不明白说出来,也好教我瞧瞧,从昨日到此时,你们接二连三用苦肉计,到底目的何在。”

言语间,早已不再谦称“在下”,而是“我”了。

沈冲刚走近,便听见白衣男子的语气,脚步微顿。

他默默将男子打量一番,略略沉吟,难道方才是自己多疑了?

这男子……并非是来试探他一双儿女的幕后主使?

沈冲心存试探,朝男子拱手道:“小女被人刺伤,可见细作另有其人。方才之事,是场误会。还请郎君能借香囊一用,为小女解毒,只要小女无碍,俺定向郎君赔礼……”

白衣男子墨眉深蹙——

他原以为这父子二人,此番是要借女儿遇刺受伤之事,栽赃嫁祸到他头上,并借此发难。

却没想到——

他们此刻,竟真是要向自己求个香囊而已?

白衣男子微垂的瑞凤眼,划过一丝寒光。

也是,效忠十皇叔之人,既知他的身份,断然不会以为,用如此拙劣的“栽赃嫁祸”,便能堂而皇之取他性命。

白衣男子拂袖冷笑:“香囊中的解药,方才已被令爱悉数用尽,如今半点不剩。大人与其浪费时间在此寻药,不如尽早找大夫解毒才是,以免让令爱因医治不及时,香消玉损。”

态度一改先前的谦和,已是半点都不客气。

沈冲和沈晋明脸色齐齐一变!

歪在软轿上的沈姝,听见这话差点气得吐血!

香囊里的药粉,用没用光,她还能不知道么?!

明明她只用了一半,这男子竟然说被她全用光了?!!!

用你个大头鬼!

沈姝捂着自己的伤口,心里快要悔出血来。

得亏她还觉得这白衣男子救了三哥的性命,心存感激。

既不想让他被父亲为难,更不愿看见他和父亲杠上,两败俱伤。

若她早知道此人会见死不救,她就该想法子让他中毒,她来做“救命恩人”,解这个局才是!

就在沈姝腹诽时——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远处响了起来。

一个极快的灰影杀气腾腾穿过人群,跪在白衣男子面前:“主人,萧都护求见!”

《本王命不久矣》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白小圆)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本王命不久矣》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