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言寒》寒但言寒 kuso 言寒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7-30 16:31:06

《言寒》寒但言寒 kuso 言寒字母文 已完结

《言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紫清泽兰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欧阳杰,言寒

主角是欧阳杰,言寒的小说《言寒》此文是紫清泽兰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由于只有言寒顺利通过十五点兵阵,故而不用进行举办第五关比赛,言寒便已是公认的天清将军。 为庆贺言寒顺利拿到天清将军之位,在第四关...展开

《言寒》免费试读

由于只有言寒顺利通过十五点兵阵,故而不用进行举办第五关比赛,言寒便已是公认的天清将军。

为庆贺言寒顺利拿到天清将军之位,在第四关比赛结束后的第二日,云茹便包下了悦来客栈。一天之内,客栈只用于他们玩乐,觉不允许其他人员进入。

此刻已至午饭时间,悦来客栈的大厅的正中,摆着一张大大的圆桌。桌上空无一物,只是四周站着些丫鬟之类的。

云茹在大厅中来回徘徊,不时望望门外,又失望而回。秋儿跟在她身后,不住的踱步。

非羽倚在门口,观察着过往行人。言寒则静静的坐在桌旁,思考着昨日小奚所教的修灵之法。

“咕咕~”云茹的肚子又叫了两声,不耐烦起来,喊道:“掌柜的!”

“小的在?”掌柜放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去找找奚大哥,看他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

说着已坐回桌上,无精打采的托着脑袋。

小奚自早上便出了门,说是晴柔回来了,要去紫枫海接一下,中午之前便能赶回来,可是现在还没见踪影。

“是,是,是!”

掌柜答应着,正要出门,远远望见小奚走来,欣喜若狂,忙喊道:“云姑娘,奚大侠回来了。”

众人起身,忙出门去迎接。竟人惊讶的是,除了小奚和晴柔之外,还有关石硬前辈与一陌生的男子跟在身后。

“各位,达奚意来迟,还请恕罪。”小奚行礼赔罪,转而望向言寒,略带歉意的道:“寒儿,昨日没陪你去破十五点兵阵已是过错,今日又在你的庆功宴上迟到,我真是该死。”

“奚大哥,严重了!”

云茹见他两比如礼让,心中不免有些醋意,故而拉过言寒,对小奚道:“奚大哥,寒儿姐姐又没怪你,你那么紧张干嘛!”

被云茹这么一说,小奚面红耳赤,无言以对,故而急忙转了话题。

“对了,我给你们介绍。”小奚拉过身后的那位陌生男子道,“这位是欧阳家族族长——欧阳杰。”

欧阳家族是普桑的又一大家族,专以猎兽为生,其家族地位与达奚家族相当。

小奚还在普桑时,就已认识欧阳杰。

欧阳杰与小奚一样,是一修灵奇才,当时他俩同为家族继承人,且年少方刚,意气风发,十分投缘。于是结拜为兄弟,并许下誓言,将来定联手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是这许多年过去了,欧阳杰已继承族长之位,成家立业,而小奚却被陷害,有家不能回。

幸运的是欧阳杰是一十分重情义之人,自小奚失踪后,他便派人四处寻找,只是一直没有消息。

前几日,晴柔登门拜访,说是达奚意有请,欧阳杰又惊又喜,忙将族内的事务交托之后,便随晴柔赶来灵洲。

“在下欧阳杰见过各位。”欧阳杰行礼。

言寒细细大量了下眼前的男子,他体态威猛,皮肤黝黑,粗犷的眉毛下隐藏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下有一撮八字胡须,更显出了岁月的痕迹。

欧阳杰虽比小奚小两岁,但体态容貌却是比小奚大了好多。

非羽在神女谷时便已听说过欧阳杰的威名,当时他可是非羽以及神女谷其他第子的崇拜对象。他一直有心结识,却迟迟没有机会,不想今日竟在这里遇见了。

非羽暗想,原来大哥当日对晴柔低声所言是此事。如今离达奚家族的族长继任大典只有一个月了,大哥这时候请欧阳杰来,难道是为了拿到苍雨冰晶,练成承载嗜血之花的灵器?

“小杰,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非羽,是我的兄弟。”

“早便听说过欧阳大哥的威名,今日终于见到真人了。”非羽恭敬行礼。

“只是些虚名而已,不足一提。”欧阳杰道。

“这位是……”

小奚又向欧阳杰介绍云茹,可话刚说到一半,云茹便马上接过,道:“我叫云茹,云朵的云,含辛茹苦的茹。”

欧阳杰笑笑,心想这姑娘落落大方,活泼开朗,却是惹人喜欢。

“这位是言寒。”小奚含情脉脉的望了言寒一眼,又向欧阳杰道。

欧阳杰一下子便望见了言寒头上的白玉梅花簪子。他心中暗道:一路上便听大哥说起这位寒姑娘,她到底是有何好处,竟能让大哥心甘情愿的把白玉梅花簪子的送给她。

“寒姑娘,你头上的玉簪很别致呀!”欧阳杰道。

言寒望了小奚一眼,低下头羞涩的笑了。

小奚听到此语也是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

欧阳杰见此,更加调侃道:“我看这梅花簪子如此珍贵,难不成是……”

欧阳杰话到一半,小奚已觉不妥,故而忙打断道:“小杰,你今日远道而来,定是舟车劳顿,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好呀,好呀!我早就饿了,要不是因为等你们,本姑娘早开吃了!”云茹摸摸肚子,满脸稚气的道。

既然是云茹说了,欧阳杰便也听从了。

于是众人入座。虽然今日是为庆贺言寒拿得天清将军之位,但来者是客,言寒也该把这上座留给欧阳杰才是。

“欧阳大哥,请上座!”言寒指了指正对厅门的位置,道。

“不,不,不!今天这宴会便是为寒儿姑娘所办,我初来乍到,怎可上座,还是寒儿姑娘请吧!”

“欧阳大哥,远来是客。更何况,你学识渊博,武艺高强,这个位置,当之无愧。”

…………

两人推脱着,谁也不肯坐这上座。

关石硬听的不耐烦了,道:“不就是一个位置吗?有什么好推脱的,没人坐,我坐。”说着一屁股已坐到言寒所指之位。

关石硬正高兴为大家解决了这一位置难题,却不料一阵阵异样的目光望向自己。他感到浑身不自在,忙离了凳子,站起身来。

欧阳杰望了眼惊慌失措的关石硬,不禁笑笑道:“关前辈在我们之中年纪最大,资历最深,这位置让他坐是再合适不过了!”

说着欧阳杰已挪到关石硬身畔,道:“关前辈,请!”

关石硬这才坐下。之后言寒,欧阳杰等依次入座。

……………………

《言寒》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紫清泽兰)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欧阳杰,言寒),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言寒》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