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栖梧凰》栖凰小说燕燎 Twink 栖梧凰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7-11 08:31:31

《栖梧凰》栖凰小说燕燎 Twink 栖梧凰清水文 连载中

《栖梧凰》

来源:作者:遂寞成殇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雷楼,雷廷荣

火爆新书《栖梧凰》是遂寞成殇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雷楼,雷廷荣,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下时节已入初秋,春夏时的百花大多谢了,秋菊又未至开时,因此白日里的镜水院也不免有些单调,只有些略微泛黄的绿叶可看。 但夜晚,在...展开

《栖梧凰》免费试读

当下时节已入初秋,春夏时的百花大多谢了,秋菊又未至开时,因此白日里的镜水院也不免有些单调,只有些略微泛黄的绿叶可看。

但夜晚,在那五光十色的繁灯映衬下,那些碧树黄枝又重新焕发了光彩,变得绚丽夺目起来。似乎,那些繁灯代替了凋零的百花,它们将这镜水院重新装饰得缤纷多姿、引人流连。镜水湖波光粼粼,将那繁灯的色泽荡漾得更加如梦似幻。

母女三人一路说说笑笑着往镜水湖边的映月亭走去,那映月亭里已是人影攒动、歌舞升平,宴会似乎已经开始了。

待走进了映月亭,锦霏凰发现锦老爷子和父亲以及三四位叔伯已然在座。此外,雷楼与雷廷荣叔侄竟也在座,正与锦家众人笑谈着。

侍女虽在斟酒,但桌上却并未见到菜品。锦霏凰正疑惑着,突然一眼瞥见了亭边的镜水湖上正停着数个广若华盖的莲叶,而莲叶上正置放着些琳琅满目的佳肴珍馐。

本对雷家叔侄的出现并不算讶异的锦霏凰,却在看到这片片莲叶时微微变了颜色。

“哇!是莲台宴哎!家里可好久没有过莲台宴了。”

锦霏霞兴奋至极地轻呼着,全然没有像姐姐一样心中有所思虑。

锦霏凰微凝着眸,对接下来的夜宴预感不佳:

这莲台宴是锦家独有的游赏之宴,客坐于宴,随波逐流,随兴而止,随缘而聚。虽然它是锦家最为华盛的几个飨宴之一,但在今日家宴之时选用此宴,却是明显不大合适。

莲台宴,更适合于主宾相欢乃至姻亲相乐之用。先前父亲已是说过要摆个家宴,请了雷家叔侄本已不妥,而今却又恰恰选用了莲台宴,其中意图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锦霏凰看了眼父亲,又将视线投向锦老爷子,见他时不时看向雷楼的目光便已了然——这一宴,怕是锦老爷子定下的。

锦夫人也是注意到了意料之外的雷家叔侄和莲台宴,当下火气便冒了上来,她饱含怨气地瞪向了正与雷家叔侄相谈甚欢的锦老爷子和丈夫,但还是缓缓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只是,抓着女儿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继续领着她们向映月亭走去。

映月亭中,正在谈笑的诸人见锦夫人和两位小姐走近,便都停下了交谈。

锦盛业先是快步上前,在妻子怨气的目光下,从女儿手中接过她的手,略有些心虚地将她扶到自己座旁歇下。

雷廷荣见他如此细腻的举动,不由出声笑到:“没想到在外面豪气万千、叱咤商海的锦家主,在家却是一个如此细心的丈夫,这倒真让雷某敬佩,实在是自愧不如啊。锦夫人,您可真是有福了,要是拙荆知道了还不知会羡慕成什么样子呢。”

锦夫人虽多少已是对雷家生了反感之意,但面对雷廷荣对自家丈夫的赞许,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有些像少女般微红着脸应承到:“雷二爷这是哪里的话?雷二爷自是雷家中流砥柱,雷夫人又怎会觉得羡慕委屈呢?”

“是啊,雷老弟何必自损?这人各有侧重嘛,论对家业的专注投入,我还是不及老弟你的。”

锦盛业笑着摆手,谦损的同时也暗暗捧抬了雷廷荣一句,以调主宾之和。

雷廷荣笑笑,明白其意,也是不再多言。

“来,凰儿,这是雷家的小楼,他可是此次特意来拜会你的。你还不快跟人家打个招呼?”

锦老爷子保持了对小辈们一贯的古板态度,见锦霏凰和锦霏霞向一众长辈施过礼后犹在原地等着,便语气严肃地道。

见爷爷发话了,纵然心有不愿,锦霏凰也只得暂且按捺,去向雷楼礼过问候。锦霏霞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也凑热闹般大大咧咧地招呼了一句。

“不敢不敢,二位小姐抬爱,此次雷楼来只是替家父办事,作为客人又怎敢受主人之礼?应当是我来行礼才对,雷家雷楼,见过锦家二位小姐。”雷楼有些无措地起身,慌忙着道。

说着,也是规矩地行了世家之礼。

锦老爷子满意地抚须,点了点头,便示意儿子开启飨宴。

锦盛业见到父亲的示意便起身拱手道:“既然人已来齐,不如便开始宴席吧。今日此宴,一是来招待雷老弟和雷贤侄,二是为小女从荒州平安归来作庆。雷老弟、雷贤侄,不如今日便试试我锦家一绝——莲台宴,如何?”

雷廷荣见锦盛业开言,也是微笑到:“早就听闻锦家有奇宴谓之莲台宴,今日有幸一临,实在是荣幸之至。承蒙锦家款待,那雷某人和小侄便恬耻忝列,还望赎罪了。”

“这是哪里的话?两位有请。”

“听闻锦家莲台宴乃是用莲中极品台王莲之叶作桌,镜湖水月为席,听风鸣波韵为乐,实乃天下雅宴。”

雷廷荣在亭边临水而立,对那台王莲叶啧啧赞道:“这台王莲极其稀有,成活十分不易,且极易凋零。但其莲叶却是天下奇珍,如今已是入了秋,一般莲花早已花败叶枯,而台王莲的莲叶却依旧青翠力健。锦家竟能想到以它为宴席之桌,倒真是别具一格。”

锦盛业在他身边微笑摆手:“哪里哪里,说来这台王莲也确实是极不易栽培,当初费了好大功夫才成活了一些,不过也到底是浪费了不少。要是将它给你们雷家为帝君建造皇家园林,那必定能成活的极多呢。”

“哈哈,一个莲叶而已,何须如此在意?”

锦老爷子截过话头,锦盛业见父亲开口,也不再言语。

“廷荣啊,说得再多,不如亲身体验一下。”锦老爷子抚须笑道,“来,盛业,你与廷荣一起登叶。”

雷廷荣见锦老爷子亲自安排,便客气地称谢:“锦叔叔如此厚爱,廷荣甚感荣幸,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锦家主,请。”

“请。”

锦盛业笑着一手虚引,与雷廷荣一道上了莲叶。

锦霏凰看着父亲与雷廷荣踏上同一片莲台叶,突然感到一丝不妙。

待两人安定地坐下后,锦老爷子又笑眯眯地招呼着雷楼走近。对于锦老爷子的招呼,雷楼自然是恭敬地照做,走到了他跟前。待他走至,锦老爷子便又转眼看向了锦霏凰。

对上了爷爷的目光,锦霏凰当下心绪纷乱起来,不自觉地咬紧了贝齿,似已预见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果真,锦老爷子在她那微凝的视线中和蔼地笑着开口:“凰儿啊,今天这宴上,你跟小楼一块,同叶。”

紧咬的贝齿一滑,有些干涩的唇微张,锦霏凰望了望爷爷,似是想要说一句什么。

一旁的几位锦家叔伯闻言,也都有了诧异之色,当下看向锦老爷子的目光已是了然。

并不了解其中深意的雷廷荣不明所以,只当是这锦老爷子想要借此撮合两人。而不知所谓的雷楼只是觉得高兴。

“爹,这不太合适吧?”

锦夫人早就急了,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

“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过是作为荒州之行相互照应的答谢罢了。”

锦老爷子老眼圆瞪,威严地盯着自己的儿媳,又加上一句:“盛业都陪着廷荣了,难道凰儿不应该学着她爹爹,尽尽这地主之谊吗?”

见锦老爷子如此说法,不但是锦夫人瞬间没了脾气,就连锦霏凰都闭了嘴,只是在心底暗道一句老狐狸。

这莲台宴通常是一人一叶,多人共叶的情况较少,仅在关系密切的人之间适用,如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具有亲缘关系或情感关系的人。当然了,极少数地,偶尔也会有一些关系很好的主客共坐一叶的情形。

虽说锦老爷子是以酬谢为由,命锦霏凰与雷楼同叶,但这其中是否还暗蕴深意,那可就值得揣摩了。

锦霏凰虽想拒绝,却已是没了拒绝的理由:

锦老爷子先是有意让锦盛业与雷廷荣共乘一叶,有此先例,才寻了由头让锦霏凰与雷楼共乘。如此一来,连锦霏凰都无法拒绝。毕竟她爹都以身作则了,碍于礼度,她这当女儿的也自然就不好推辞。

不得不说,锦老爷子的手段,确实了得。真不愧为商海纵横大半辈子,一整商界,将锦家亲手推入五大豪门之列的锦家掌舵人。

锦霏凰心中暗叹一声,只得以一副不失仪礼的端雅之态,与雷楼共登一叶。

见一切都按自己所安排的进行着,锦老爷子也是十分满意。便和那几位锦家叔伯辈们都陆续挑了个台王莲叶坐上。

锦夫人颇含怨气地看了一看锦老爷子,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拉着锦霏霞坐上莲叶,紧随其后。

《栖梧凰》精彩评论:

中国青年穿越日本凤凰男学生,得道前世一个挂机金手指说着好好学习,走上日本校园恋爱喜剧…优点1,文风接地气,虽然说的日本风物,但中文文风,没刻意翻译腔2,人物描写细致,性格立体,女主(雷楼,雷廷荣)性格各异有血有肉。持家恶女冬美,二哈剑豪雪里,坚毅温柔阳子,狐狸千金铃木,奋发儒雅男猪脚3,作者(遂寞成殇)一贯日常描写出色,像阳子擦身言报恩,雪里哭跪保朋友缺点本来是缺点没啥,观众希望看到都有看到了。然而,剧情中后,作者(遂寞成殇)通过一个俗套雪山剧情,作者(遂寞成殇)大意志降临男主(雷楼,雷廷荣),各种支离破碎口不对心操作。典型用力过猛,直接崩到马里亚纳海沟。后来某书友说看着是女频情节,再回头一想,这是大叔作者(遂寞成殇)向第一《栖梧凰》萝莉表忠心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