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扶郎扶郎》扶郎的花语 NP文 扶郎扶郎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7-07 16:35:24

《扶郎扶郎》扶郎的花语 NP文 扶郎扶郎女体化 连载中

《扶郎扶郎》

来源:作者:Air古今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南双,那副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Air古今原创小说《扶郎扶郎》,主角是南双,那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楚誉来时,看见屋内已经吹了灯。 他停下了步子,没有进去。 他知道,今日,她定是伤心的。 不是,自从嫁入王府,他便不知道,她哪日是...展开

《扶郎扶郎》免费试读

楚誉来时,看见屋内已经吹了灯。

他停下了步子,没有进去。

他知道,今日,她定是伤心的。

不是,自从嫁入王府,他便不知道,她哪日是开心的。

被落相宜诬陷一事,她一个字都没有对自己说,一句话都没有对自己解释。

虽然她现在没有之前阿锦的生冷,和重重的心事,但是骨子里,她还是同之前一样,坚韧,一声不吭。

她今日眼眸里的落寞,自己都看在了眼里。

她的腰带,虽然绣工极差,但是让她那双拿刀的手来拿针,定是费了不少心思与功夫。

落相宜的那副山水画,是母后生前最喜欢的画工画的,熟悉的笔勒用墨,让自己想到了之前母后在的日子。

但是,除了思念和母后,那幅画,不及这腰带在他心中一半的分量。

只是,他不善言辞,更不知如何告诉她,如何解释。

他痴痴的望着她的门口,不觉得这风吹的有丝毫的冷。

大婚那日,他牵着她走完每一步该走的礼节,她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手心都捂出了汗,她是紧张的,生怕错了一步。

那晚看她吃着满桌的菜肴,包了满满一嘴,话都不说,吃到后来直打嗝。

他笑了,她定是很饿,忍了很久。

见她那样开心的吃,自己也不自主的开心。

那晚,睡熟的她一个翻身直接翻到了自己身上,将腿肆无忌惮的放着,那副睡姿,恐怕也只有她了罢。

他无奈的替她掖了被子,搂在怀里,安稳睡去。

她是穆黎书,也是阿锦。

她毫不掩藏,不装模作样,这样的女子,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中。

月色更深,他终是离开了。

回到了书房中,看着那副腰带,浅浅的笑了。

第二日我很早便醒了,南双给我送了一些燕窝粥,我吃完后就坐在亭子里赏花。

我突然想起,我还从羌勒带来了一些羌勒特有的甜茶。

众茶皆苦,唯有羌勒的茶是宣甜口感。

我泡了满满一壶,准备给楚誉送去。

刚进书房的门,就看见那副落妃送的山水图,正正的挂在书房的中央。

还好我端稳了茶水,不至于摔碎在地。

楚誉不在书房,我将茶水放在了桌子上,桌子上堆得满满的,全是诗书礼记,还有他写的诗句。

其中一句是。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我读懂了。

我对楚誉的相思,已然入骨。

只是他的心思,仍如混沌江水一般,让我捉摸不透。

“王爷今日又入宫了,近日皇上招的勤,肯定又得到天黑才能回来了。”

南双边帮我铺被边在我耳边说说这个,说说那个。

有她陪我聊聊,我也不觉得无聊了。

“王爷如果天天没事待在府中,才是应该担心的吧。”

我用绸子擦拭着我的弯刀,光芒如旧。

“话说那落相宜真是心机,故意先让王妃拿出寿礼,见没有自己的寿礼华贵,就带头嘲笑,真是气人!王妃,我若是你啊,我一定要去撕破她那张假面目!”

南双气的被子都不叠了,手中紧紧的捏着被褥,牙也咬的兹兹响。

“我的寿礼,确实比不上她的,况且,她能请到洛大人作画,一定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我将弯刀收好,放在了柜子里。

这里,暂时没有能用的到它的地方。

“王妃你是不知道,今日我去厨房给您端燕窝粥的时候,碰见了落妃的丫鬟慧玉,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头都快抬到天上去了!临走时,还故意撞了我一下,要不是当时端着给您的燕窝粥,我都要出手揍她了!”

“出手揍她,除了消了你一时之气,对你有什么好处?若是她先出手伤人,我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王妃,你这般不争不抢的性子,倒是正合了那落妃的意,她那么喜欢装模作样,变着法子的讨王爷欢心,我怕…”

“你怕王爷不喜欢我,以后只能跟我过着苦日子?”

我这样一说,南双彻底急眼了。

“王妃,我设身处地的替您着想,您竟把我想成是那样的人,南双再怎么不济,也是忠心跟着王妃,不论以后如何,南双都会一直伺候王妃,绝无二心。”

我笑了,我开玩笑的话,她也如此往心里去。

我幸运的是,跟着我的丫头,都忠心耿耿。

不论是南双,还是碧梧。

不过,她说的话,并非不无道理。

他将那副山水图高高的挂在书房中央,可见他有多重视,落妃送的寿礼,正中他的下怀。

而我,好像在他的心里,还没有一个专属的位置。

我不是不争不抢,我喜欢的人,我势必要让他知道。

只是耍手段,玩心机这等事,我做不来。

“南双,你以后若是有了心仪之人,一定要让他知道,也一定要告诉我。”

刚刚还吵吵嚷嚷的南双听了之后突然羞红了脸。

“王妃,奴婢还小呢。”

“小也是会长大的啊,我也常常觉得自己小,可现在一想,我都已经为人妻了,时光飞逝,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有缘人。”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腰间。

在羌勒的时候,我穿的都是方便骑马的服饰,腰间紧紧的扎着腰带,别着弯刀,头上也没那么多繁琐的珠钗绫罗。

我突然有点怀念,如果褪下这身华服,掩盖我王妃的身份,没事出去游玩闯荡,倒也快活。

反正今日王爷不在,我出去瞧瞧,应该也没关系吧。

我向南双使了个眼色,又将柜子里的弯刀重新拿出来,紧紧握着。

这后梁的大街还是如我来时一般热闹非凡。

我东瞅瞅西看看,尝尝糖葫芦,包子,猜猜谜语,看看杂耍,十分有趣。

“王妃,您说我们这样便装偷跑出来,万一被王爷发现了…”

“嘘…我说了叫我什么来着…”

“公…公子。”

我欢喜的敲了一下南双的额头,便又飞速进了一家酒楼。

“小二,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

“好嘞,公子稍等!”

南双总是一脸担忧的瞧着我一杯又一杯的灌酒,我叫她喝,她频频摇头。

“王…公子,我着实有些担心,您可别再喝了,万一被那落相宜的人瞧见了,肯定又要想办法造谣陷害。”

“陷害?她…她敢陷害我?我告诉你,我穆黎书的弯刀,可不是好惹的!”

我有些微醺,将弯刀一下扎进了桌子里,吓得南双直哆嗦。

突地,我听到了拔剑的声音,随即一个人从天而降,应该是从二楼摔下来的,众人都纷纷逃窜。

我定睛一看,摔下的人正是店小二。

“***,你们店里卖的什么破酒!给我兄弟喝的肚子都疼了,今日你要不给我个说法,我便将你们整家店都砸了!”

咦!哪里冒出来的不讲理的东西?扰了我喝酒的兴头。

“喂!楼上的,这酒这么多人都喝了,怎么偏偏你的兄弟肚子疼,怕不是酒有问题,是你兄弟本身就有问题吧!”

“你个小兔崽子,关你屁事!”

我刚想冲上去将那蛮不讲理的大怪头狠狠教训一顿,没想到南双紧紧的拉着我。

“公子,我们还是走吧,不要惹事。”

我酒意正上头,便一把甩开她的手,拔出弯刀就上前去。

那大怪头见我气势汹汹,下意识的退了几步,我与他撕打起来,只不过他们兄弟人多,我一不小心手腕被他砍了一刀。

我也不甘示弱,用我的弯刀一刀还了回去。

一会儿功夫,打的那几个厮都趴在地上叫我姑奶奶,我还没过瘾呢,便被南双硬生生拉了回去。

“什么?王妃在酒楼与人打起来了?”

楚誉听到消息之后立即起身。

“是,我去替王爷办事,回来的途中路过酒店,听到里面有打闹的声音,进去仔细一瞧,发现正是王妃。”

隐青说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王爷最近本就公事繁多,现下王妃又惹了事,这一桩又一件的,王爷如何处理。

谁知王爷立刻放下手中事务,就出了门。

他赶到府门外时,正好看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人翻墙而入,背影十分熟悉。

特别是,她手中的弯刀。

这一刻,他貌似又瞧见了当初的阿锦。

我脚一下踏空,摔倒在地,摔的屁股差点都要裂成两半了,南双急忙拉住我。

我刚想站起来,谁知一双大手直接将我打横抱起,到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我抬头,见到的是楚誉的眉眼,他的眉皱着,没有说话,抱着我直直走到我的院里。

我的脸滚烫滚烫,不知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还是其他,总之我的情绪不大稳定,心跳也异常的快。

到了屋中,他将我放下,我扭扭捏捏的不知该说什么,该看向哪里。

他拉过我的手,问到。

“伤怎么来的?”

我一看,之前被划到的伤已经染红了大半个袖子,我想收回手,却被他紧紧拉着。

“跟人打了一架。”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南双,拿些膏药绷带来。”

“是。”

他替我擦拭血迹时,十分的小心翼翼,我就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此时的温柔,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突然有些开心,因为我受了伤,他来照顾我。

“上药有点疼,忍着一点,忍不住,就抓着我。”

他轻轻的语气让我一时沉溺,我们羌勒女子,受点小伤,不过就用水洗洗,根本不怕疼。

不知为何,我之前喝了酒之后的天不怕地不怕,到了他这里,又一声都不敢出,一动也不敢动。

“手指上的小伤,又是怎么回事?”

他轻轻指了指我手指上的针孔,我蓦地收回手,藏到身后。

“没…没事,小伤而已。”

“我看,这么小的伤口,应该是针扎的。”

我想否认,但是看着他的眼睛,我又不敢说谎。

罢了,趁着酒意,我要全部都说出来。

“是啊,还是不为了你的寿礼,我绣了两天两夜的腰带,却被当众嘲笑

《扶郎扶郎》精彩评论:

春从二楼落下。——这个开头惊艳了我三次,至今都认为它是我所看过的日系推理中绝赞的开头。如果说有一个人,有着宫部美雪的温情,东野圭吾的通俗,绫辻行人的脑洞,村上春树的平漠,那应该就是伊坂幸太郎了吧。但这并不意味着伊坂幸太郎只是几个作家文风的集合体,并不意味着把伊坂幸太郎拆开后就能分解为上文所说的几种元素。伊坂幸太郎就是伊坂幸太郎,独一无二,就如同连城三纪彦就是连城三纪彦一样。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