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望纾台》楚望台 BG文 望纾台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5-16 16:31:42

《望纾台》楚望台 BG文 望纾台腹黑攻 连载中

《望纾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悟三金分类:仙侠主角:楚望,陆宇

《望纾台》由网络作家悟三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楚望,陆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昆仑城横跨千里,碧墙连绵。城镇从山脚连绵而上,这是一座建筑在昆仑山上的大城。一条大河由昆仑山奔腾东流,水波粼粼,远远可见几艘帆船...展开

《望纾台》免费试读

昆仑城横跨千里,碧墙连绵。城镇从山脚连绵而上,这是一座建筑在昆仑山上的大城。一条大河由昆仑山奔腾东流,水波粼粼,远远可见几艘帆船悠然飘荡。夕阳斜晖下,闪耀着绚烂的波光,与天边酡红霞云相互辉映。美不胜收。

此河名为赤水河,河底有赤铜火沙,相传每五百年,火沙就会随着波涛滚翻出河面,这条河就会变的鲜红似血,成为一条万里赤河。

赤水两岸,梅花嫣红,花瓣落英缤纷。沿岸酒楼茶馆,鳞次栉比。牌坊布幅随着晚风猎猎鼓舞。一到夜间,这里灯火通明,画舫齐聚赤水。达官显贵们纵情欢乐。热闹繁华。

楚望纾、小白坐在一家酒楼二层,桌上摆满美味佳肴,小白人模狗样的坐在桌上,爪子不停地往嘴里塞着食物。时而喝口美酒。乐不思蜀。酒过三巡,微微有些醉意。夜风扑面清凉,令人精神大振。楚望纾握着酒杯,脸颊滚烫,凭栏远眺,西边残霞敛艳,两岸梅树密如红烟。心中徒然涌起悲壮豪迈之情,纵声高歌:“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平生唯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

小白歪着脑袋,碎金色的瞳睛凝望着他,忽然颓废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祖孙俩一喝酒,同个德行。”

楚望纾高歌一曲,心胸畅快。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净,叹道:“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

话音未落,身后忽然传来‘扑哧’一声娇笑。转头望去,只见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黄裳少女,斜背长剑。腰间系着淡绿锦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亭亭玉立。

她童稚未消,却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坯子。偏偏妆画得老气横秋,眉心一点朱砂,眉尾描着斜红。非但没有添加成熟韵味,反而显得俏皮可爱。她身边是一个白发老道,穿着墨色长袍。背负长剑。

她咯咯笑道:“臭小子,你装什么成熟沧桑,明明Ru臭味干,偏要学那文人悲Chun伤秋。儿女情长。”

楚望纾眉梢一扬,哈哈笑道:“小丫头,你有扮什么风韵成熟,明明是黄毛丫头,偏要学那风尘女子浓妆艳抹,花枝招展。”

少女柳眉倒竖,嗔怒道:“臭小子,你敢说我是青楼女子。”生气起来,可爱动人。颇有一番风味。

“我可没说,切莫对号入座。”楚望纾倒上一杯酒,畅饮而下。

少女脸色酡红,顿足道:“你看,你看。。师傅,这小子油嘴滑舌,你可别怪我胡乱欺负人。”

“菲菲,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早间的静坐都忘了?以后多加一个时辰。”老道锊着颌下白发。眼神清亮沉稳,笑道:“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小兄弟好悟性。好慧根。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心境。小徒顽劣,言语有失斟酌。莫怪。”

被他这般一夸,楚望纾脸颊一烫,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摆手笑道:“不怪不怪。令徒天真秀丽,很可爱。”

少女登时怒目相视。

老道微微一笑,道:“可否请教公子大名。”

“楚望纾!”楚望纾施了一礼。

“在下陆宇,道号陆宇!”老道含笑点头。

楚望纾耸然动容,酒意顿醒,惊声道:“阁下是陆宇天尊!久仰久仰。小子眼拙,实在惭愧。”

眼前这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便是号称“一镜窥阴阳”的陆宇。修为达通天境,位列道门七大天尊。楚望纾虽徘徊在修士边缘,但对于天下共知的盛名人物,了如指掌。

“吓到了吧。”少女哼哼道。

楚望纾嗤笑道:“黄毛丫头。”

“你.”少女勃然大怒,忍不可忍。指尖出现一张纸符,屈指一弹,蓦地化为一道火球。朝楚望纾扑去。

楚望纾手诀翻飞,口中吐出艰涩的咒语,双掌虚合,把火球笼在掌心,轻轻一按。火球破灭。

少女脸色一变,衣裙鼓舞,周身赤光流动。引得周遭人纷纷侧目。

“不得无礼。”陆宇老道呵斥。

“师傅。。”少女撅着嘴,满脸委屈。

陆宇老道向楚望纾微微颔首,带着不甘的少女徐徐走出酒栈。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西域昆仑,积雪终年不化。八月时节,寒风怒号,飞雪卷舞。片片如鹅毛。

盛夏八月,昆仑山迟迟未来的第一场雪,在这个寂静的夜晚,不期而至。

寒风携着飞雪卷过屋顶、檐角。纷纷扬扬,落英似的飘落在街边巷柳。

陆宇老道带着少女,往皇城走去。

少女一路跺着青石板铺成的地面,脸蛋娇艳,气道:“师傅,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

“你又不是他对手。”陆宇呵呵微笑。

“还没打呢,你怎么知道。”少女不服气。

“刚才他未有符箓,便用念力熄灭你的火球。高下立判。菲菲,你也该下下苦功了。”他鹤发童颜,眼神清亮。凝望着黑暗低沉天空,喃喃道:“楚望纾!望纾?”

此时,城北另一边,楚望纾孤独的踏在空旷街道。两侧红笼摇曳,横幅卷舞。凄冷青霜,悠悠扬扬。

肩头小白睡意惺忪。眯眼打盹。楚望纾心潮汹涌,叹道:“每年下雪,我们都会在雪地上堆雪人,那时我还小,爷爷在旁边看着我们,喝着老酒。也不知老头子在地下过的怎样。”说道最后一句,眼中流露怅然哀伤。

“小白呀小白,现在只有你在身边了。只有你了。”

小白默不作声,悄然睁开眼睛,褐色的瞳仁望着他的侧脸,闭上眼睛,继续打盹。

你不弃我,我也不会弃你。今生,是永远的伙伴。

西城郊外,千山暮雪。远处山谷传来野兽凄凉的嚎叫。

楚望纾贴上一张神行符。方欲发足狂奔,忽听南边山路传来阵阵惊叫呐喊。继而一道黄光冲天炸射。照的四野皆亮。

楚望纾、小白对望一眼,循声冲了过去。

沿着小道穿过山包,前方是处空阔山谷。地表迸裂。土石飞溅。数人呼喝呐喊。刀光剑影。时而有法符炸开,光团迸爆。将一只浑身触手的怪物团团围住。身后,是一辆马车。车夫早已身亡。马蹄被斩断四肢,倒在地上,腹部抽搐。十几丈外,还躺着数匹马尸,鲜血横流。

妖兽潜伏在地底,看不清全貌。六只触手横空抛甩。每次都有人被击飞,骨骼尽碎。凶狂难当。

楚望纾惊异道:“皇城附近,怎么会有妖兽。”

小白鼻尖耸动,凝视那妖兽半晌,脱口道:“地龙蚯。”

“地龙蚯?!”楚望纾大凛,突然想起《妖兽志异》中有记载这种‘地龙蚯’。西域地壑极渊中,有一草名为地龙。他们会散发出幽香,引诱地壑中的妖兽吞食。趁机在妖兽腹中产下种子。种子会在妖兽体内慢慢生长发芽,吞噬妖兽的脏腑精血,根茎植入妖兽经脉血肉。最后破体而出,取而代之。成为一种似妖似草的妖兽。名为:地龙蚯。而没有被妖兽吞服的地龙草,就会将种子植入地底。长成地龙草,继续等待妖兽。

地龙蚯极为罕见,虽然凶暴,但却很胆小。平日里也都在地底活动。是以,虽然其内丹凝聚兽、草两者精华,是修士眼中的大补之物。却极少有人能将之擒获。即便是碰巧遇到,它也会迅速潜入地底。逃之夭夭。

此时为何出现在此。令人费解。

小白叫道:“望纾,你若得到它的内丹,就能开天眼突破到法神境界。”

修士按修为分,可分为:灵人、法神、上清、太清、通天。

这是按灵气强弱分配。进入灵人境就能开启天眼,见到妖物凶灵。楚望纾很多年前就达到灵人境,但却无法开启天眼,为此耿耿于怀至今日。

此刻听小白一说,登时热血如沸,掏出法符往下冲去。

“等一下。”小白咬住他衣领。眨眼道:“等他们两败俱伤再去。我们在等等。”

“好主意。”楚望纾咧嘴笑道。

《望纾台》精彩评论:

皮划艇的粉丝确实挺烦人的,把皮划艇的思想当真理,拿皮划艇的设定去撕别人,别人忍不住黑在结尾黑几句就说别人LOW了。我上一下原文让大家看看是怎么“黑”的,皮划艇的垃圾粉丝又是怎么扭曲别人意思的。“因为他们希望‘自己’是神圣的,所以最终变量出现了”另一个屏幕覆盖了刚才那个典型性的真.废材流轻小说世界,这一次的世界中,一位“伟人”出现在了那对人类极不友好的蛮荒世界中。但他没有选择那些个体文明自我修炼的道路,而是选择了带领着原始人部落一起战天斗地,在蛮荒的大地上,短短数十年时间,一座座现代化的城市取代原始的森林,在铺天盖地的火炮与基因改造战士的攻击中,那些坚信“伟力归于自身”的存在或死或降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