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流年碎碎不成年》流年不过风光碎在哪看 鬼畜 流年碎碎不成年字母文

更新时间:2019-12-01 00:37:57

《流年碎碎不成年》流年不过风光碎在哪看 鬼畜 流年碎碎不成年字母文 已完结

《流年碎碎不成年》

来源:作者:香樟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海若,夏芒

火爆新书《流年碎碎不成年》是香樟树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海若,夏芒,书中主要讲述了: 出了火车站后,迎面吹来的秋风清爽无比,我踩着高跟鞋,手中拿着袋子,莫轶兮跟在我身后,他跟我不在一个县,下车后就各走各路,各找各妈...展开

《流年碎碎不成年》免费试读

出了火车站后,迎面吹来的秋风清爽无比,我踩着高跟鞋,手中拿着袋子,莫轶兮跟在我身后,他跟我不在一个县,下车后就各走各路,各找各妈,挥一挥手,道一声别,就看见他奔向了即将离去的公车。

挤进了一辆公车,选了一个窗边的位子,很认真地盯着外面一闪而过的幢幢楼房,仔细地看着这一片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朦朦胧胧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的快乐时光。

那时的我和海若,总是会一起憧憬未来,然后拉钩说好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海若的成绩不好,很不好,也没什么心思听课,我的成绩一般般,但是也还行,所以我就充当了她的作业答案,我每天会把作业做好,然后送到她桌上,可是有时候我也会像她妈一样唠叨她要她好好学习,每当我这么啰嗦的时候,她就用两只肥肥的手托着腮帮子,眨眨闪亮的眼眸,装作很认真地在听。

还有我们每次考试的时候,我都会想尽一切方法传答案给她,考完试后就拍拍屁股跑出去买饮料喝,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我们都喜欢听小虎队的歌,还为了他们的解散大哭了一场,然后在学校后面的操场上大唱青苹果乐园,我们还都喜欢吃辣的东西,辣椒放的越多越好,自己都觉得自己重口味,但即使辣的流眼泪,心中依旧是甜的。

然后我们一起趴在教室的桌子上,上课的时候倒头大睡,日子过得畅快淋漓,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到尽头的一天。

车子猛地停下了,又是堵车,虽然这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可是呆在车上还是很不舒服,原本只要二十分钟的路程一下子就到了一个小时。

将目光投射到外面,一家上岛咖啡厅中,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系着绛紫色的领带,留着干净清爽的短发,看起来帅气迷人,眉眼间的笑意很明显。

而对面的女人我也随便瞟了瞟,这一瞟不要紧,竟然是我姐!

又要相亲了,毕业后的女人,每天就在相亲中度过,先是我的姑妈们来介绍,然后就是姨妈,再然后是左邻右舍,再然后是爸***同事,反正能帮忙的都来了,我就想说了,我姐也才二十五岁还不到,这么急着给她相亲干嘛。

于是我掏出手机来,按下姐姐的名字,给她打了个电话。

一边打一边看那边她的神情,好像见到救世主一般,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愉快地接听了,我说,姐,对面的钻石王老五你看上了吗?

结果证明她和我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她说,小美啊,哦,好,我马上就回来。

我欲哭无泪,就这么一句话,她挂了电话,把我丢在公车上,自己轻快地走出了咖啡厅,脸上还带着从容的笑。

思虑再三,我跳下了公车,跑到姐姐面前,挥手拦住她。

她有点惊讶,但是笑了笑,手圈住我的脖子,眯了眯眼睛,说,你这个促狭鬼。

听到这话我直冒黑线,然后说,夏芒啊夏芒,我帮你甩掉了那么一个大麻烦,你这么恨我。

话说刚刚那个男的真的长得很不错啊!

于是我将我的疑惑说出来了,可是她却说,我不想这么早就跳进婚姻的坟墓。

我问她,那个男人叫什么,她笑了笑,说,他叫梁逸,性别男,爱好女,未婚多金。

我说这么好的男人,你为什么不要呢?

她在我头上敲了敲,故作神秘地离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看着家中的一地狼藉,才明白老师说的鬼子进村是什么概念,我问她,姐,你还有什么残羹冷炙给我吃吗?

她摇头,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她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呸,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还不如去蹭饭,我拨通了莫轶兮的电话。

很久之后他才接,而且好像很惊恐的声音,很慌张,很急促,他说,夏枣,我现在没空,待会儿再回你电话!

然后就是一阵盘子被砸碎的声音,还有骂骂咧咧的女人的叫喊声。

我叹了口气,每个人家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像帅气的莫轶兮。

后来我随便买了一点东西,很快就入夜了,我和夏芒躺在床上聊天,当问及我有没有男朋友时,我很坚定地说,没有。

我又问到关于梁逸的事情,她三两句就带过了,说是朋友介绍的,今天是第二次见面,我问她第一次见面时什么时候,她说第一次是看照片。

然后我昏昏沉沉地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六点,夏芒还在呼呼大睡,我就纳闷了,明明累得慌,怎么就是睡不着。

大概是习惯了每天早上都要出去跑几个圈吧。

换好衣服,打开大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便朝着离家里不远的公园跑去。

妈妈说,不让我去那个公园,因为那里曾经死过人,尸体泡在水里,三天后才浮上来。

于是我就很勇敢地来了。

天气不错,虽然还是有些灰蒙蒙的,可是已经是难得的了,我就这样,在这里小跑着,偶尔会哼上两句歌。

这时候的我,脑子里出现了江锦凉的身影,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的想着他?

公园里面有老年人在打太极,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张三丰,然后我看见老爷爷老太太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即使牙齿早就掉光了,却还是幸福地在一起,幸福到老,一生平安。

夏芒还要去上班,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白天的时候外面冷风飕飕地刮,我换了一身米白色风衣,一双高跟靴,把头发披下来,打了个电话给海若。

喂!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说,你好,我找季海若。

是个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很有磁性,让我想到江锦凉,但闻他说道,她不在。

怕他挂电话,我忙说,那她什么时候有空,我有急事要找她!

根本就没有什么急事,就是想知道她现在安不安全,是不是需要帮助,而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并不想和我继续废话下去,他说,她没空,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我的心一下子就悬空了起来,我不知道海若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害怕在竹兰身上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她身上,如果人的命运一定要这么坎坷的话,又为什么总是发生在我的周围呢?

所以,我拨通了季晨的电话,嘟嘟的响了很久,才有人接,而接的那个人,不是我心心念念的季晨,是他的女朋友。

她的声音很甜,有种甜到腻的感觉,我说,你好,我是夏枣,我想找海若!

她好像愣了一下,说,海若出去了。

去哪里了?我忙问道,我的声音可能是很冷淡,当然我自己听起来还是没什么感觉,总之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了之后说,不知道,她在武汉找了个男朋友,应该是和他出去了。

我的火气猛地就上来了,大概是遗传了我***,也不管那么多,我冲着电话里的人大吼,我说你怎么做人家嫂子的啊!随随便便让她和男人出去,你不知道很危险吗?草!她在武汉也就呆了半年不到,他们出去了你连去哪里都不知道,万一海若出事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吼完之后我很舒服,好像把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全爆发出来了,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海若,更是为了季晨。

《流年碎碎不成年》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香樟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海若,夏芒)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香樟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流年碎碎不成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海若,夏芒),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