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拘魂令》拘魂咒 耽美狼 拘魂令BG文

更新时间:2019-11-07 16:36:27

《拘魂令》拘魂咒 耽美狼 拘魂令BG文 连载中

《拘魂令》

来源:作者:谈九分类:奇幻灵异主角:陶棠,吴象

《拘魂令》由网络作家谈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陶棠,吴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走吧!这是他这近二十四个小时以来,第几次说这个词汇了?吴象垂了垂眼,他并不乐于做这样一个发号施令的领头羊角色。他乐于当他的升斗小...展开

《拘魂令》免费试读

走吧!这是他这近二十四个小时以来,第几次说这个词汇了?吴象垂了垂眼,他并不乐于做这样一个发号施令的领头羊角色。他乐于当他的升斗小民,大半时间宅在家里,兴致来 了泡泡妞。实在闲得发慌的话,还可以客串客串私家侦探,又或是,路见不平一声吼,那才是他的生活。

陶棠在食堂门口,碰到了同系也是同寝室的室友阮星澜。两人笑着打了招呼,陶棠没有向吴象和孙衡进行介绍。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没有必要牵扯在一起,这便是陶棠的个性。

美得跟画报上的仙女似的阮星澜,穿着一身藕色的半臂圆领连衣裙,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天鹅颈。光洁的额光,尖的下巴,眉眼姣好,气质温婉和煦而落落大坊。饶是于声色犬马里,见惯了千娇百媚的吴象,也不禁要由衷赞一句:好一朵圣洁的白莲花。

显而易见,他嘴中的白莲花是褒义词,非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可以比拟。

阮星澜告诉陶棠,学校不知道出于何故,要在晚上进行突袭查寝。这是来自学生的内部消息,阮星澜在学生会任职,具体是哪一块,陶棠没有过多的询问过。

陶棠是分得清厉害关系的,只能请阮星澜在查寝的时候帮自己叫到。阮大美女虽有迟疑,依旧爽快地应承了下来。等到三人爬上孙衡那台标配的白色桑塔纳2000,一路风驰电掣,赶往吴象的一楼小居室时,已然是夜,月寡星稀。

通灵,对于寻常人来说,或许玄幻离奇。然而,对于陶棠这个身型单薄如纸片的小姑娘来说,却是稀疏平常。

客厅里的杂七杂八的物件都被清理开,挪出一块空地。陶棠盘坐其中,取香炉一坛,置五谷其中,燃四柱香,引四方之意,又合神三鬼四之说,左手插入五谷之内,右手无名指系上红绳,红绳另一端系着黄纸写就的郑月华的生辰八字。天地方位,左为阳,右为阴,左手弊于五谷,隐去生人之气,右手红绳牵动阴魂,引魂体上身。

孙衡取出柳叶,沾上牛眼泪,贴于自己双目,是为开眼。牛之将死,其泪自落,极具灵性,而柳叶通阴,民间传说牛眼泪、柳叶能开眼都是没错,但不完全,需两者结合才能生效,而孙衡习自正统清微道派,自然对开眼之法了然于胸。

清微派为符箓三宗分衍的支派之一,形成于南宋陈采《清微仙谱》序云: “其传始于元始,二之为玉晨(大道君)与老君,又再一传,衍而为真元、太华、关令、 正一之四派。十传至昭凝祖元君(名舒),又复合于一。继是八传,至混隐真人南公 (名毕道)。公学极天人,仕宋为显官,遇保一真人(陈少微)授以至道。遂役鬼神, 致雷雨,动天使,陟仙曹。晚见雷渊黄先生(黄舜申),奇之,悉以其书传焉。”该序作于元世祖至元三十年(1293),是目前所见到的清微派源流和历史最早的记载,清微道派善用雷法,又以渡人化怨为念,甚少以雷法伤鬼,反而多用雷法击散怨气与鬼和谈,完成未完执念,度化厉鬼,因此在佛道一脉也属极善,备受尊敬。但因过于慈善,门人不忍伤鬼,多为鬼魂所伤,反而人丁稀少,传至孙衡,也仅剩其一人。

相较于孙衡和陶棠的忙碌,不用请鬼,也无需开眼的吴象,清闲得十分不像话。他四仰八叉地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地享受着一天奔波之后的安神烟。

陶棠眼神平静地看向吴象:“准备好了。”

吴象点头,起身,摁灭烟头。

孙衡走上前,拿出一张黄符贴在陶棠的身上,低声嘱咐:“这是风逝符,以巽卦为起,以风之力轻轻拂散鬼魂怨气,可以尽量减少阴怨之气对你身体的伤害。”其实还想嘱咐几句其他的,嘴角抽搐几次也没能吐露出来。索性闭严实了,默默地站到一边去。

虽然心里并不乐意自己看重的小妮子被这个脑满肠肥的牲口给糟蹋了,但却忍不住要骂那个犬懦自卑的老友一声孬种!

吴象嬉笑,毫不客气地揶揄:“我说胖子,怎么从来不见你对我如此体贴温柔啊,重色轻友的家伙。”

孙衡闹了一个大红脸。

盘坐在客厅正央的陶棠,难得善解一回人意,出声解围:“谢谢孙哥,通灵这事我已经做过这么多回了,早习以为常了。”

说完,朝两人一颔首,闭上眼睛,凝神念起法咒:“枉死城内多冤魂,望乡台前不逢春。君即未饮孟婆水,何妨还阳道前尘。”

话音甫落,陶棠封闭魂识,整个人像被抽干了生命一般,没有一点生气。

原来那个倔强的把自己当做一个男人的姑娘,卸下防备后,只有那么瘦弱的一点。

墙上走动的秒钟是一只扣人心魂的鼓,不轻不重,不疾不徐。两个男人很有默契地将视钱齐聚在香炉之上,香炉里的香柱,已燃过半。

任何风吹草动都没有,这显然超乎寻常。会是哪里出了岔子吗?吴象的眼神沉了一沉。

孙衡是第一次见陶棠通灵,这会显然已经按捺不住了。他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眼里的担忧显而易见。

“控制好你的情绪。”吴象突然转过头,锐利逼人的目光根本不去收敛,“你的情绪会影响四周的灵场。”

孙衡蓦然心惊,懊恼地垂下头。

两人目不斜视分盯着那只铸铜圆形平口香炉,当里头的四柱香,在不太长却流逝得异常缓慢的时间里燃成了铅色的灰烬时,陶棠也随之睁开眼睛。

孙衡赶紧搀扶着意识还不甚清明的陶棠去沙发上休息,并递给她温度刚好的茶。

陶棠浅浅地喝了一口清润的茶水,伸手去摸额头,表情疑惑:“怎么没有浑身冰冷的感觉?没有成功?”

吴象点头:“没有鬼来。”

陶棠皱起两条漂亮的眉毛,蔫蔫不乐。

吴象反倒笑了:“小桃子,你这是搜索不到它们的信号了吗?还是它们不在服务区?”

以往通灵,一理陶棠魂识离体,顷刻便会有魂体登门,直至炉里面的四柱香燃尽,被请来的鬼魂才会离体,陶棠被束缚的魂识方得解放,转而苏醒。

然而今天,至始至终都不见鬼魂前来附身。是为何故?

答案当然是未知。

孙衡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原来把破案的希望都寄托在陶棠通灵请鬼这一途径之中,期望从中找到突破口,从而让人骇人的死亡就此止住。如此看来,又是一场徒劳无功了。

怎么办?另寻他途吧。

吴象没有说话,也没有抽烟,他面无表情,削薄的嘴里抿成一条直线,狭长的眼睛,沉得见不到底,这是他陷入谜题时的常态。

陶棠说:“要不再试试吧,不是有三名死者吗?”

孙衡以眼神询问吴象,吴象没有表态。其实他挺矛盾的,既想顺利的结案,又想爱慕的姑娘全身而退。请鬼不来,证明事实的蹊跷程度超过了他的预估。如果再贸然去请,谁能保证不发生意外。

孙衡嘿嘿地笑:“算了,陶棠,我不能拿你的安全去冒险。这事,我跟老吴再想办法。”

吴象垂下眼帘:“不,再试试。”紧跟着打火机的火苗蹿动,一根金桥衔在他的唇齿间。

“好!”陶棠应得干脆,这是对吴象的全盘信任。

新香为炉,陶棠盘坐于正央,双眸紧闭再次念咒,将李桂荷及唐凤芝的魂都请了一遍,仍是一无所获。

吴象的脸上没有失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宗离奇的拔舌案,越发有趣了。

孙衡倒是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事情越发悬乎了,老吴,你怎么看?”

这也是萦绕在陶棠心头的问题,一时间,两人齐向吴象看去。

吴象自嘲地苦笑一声:“怎么看?能怎么看?我也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知难而退?那便不是吴象。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才是他的风格。

他止了笑意,眼神变得茫远,低声自问自答:“魂魄消失了?不应该,横死之人心怀怨气,不会自主自觉地去地府报道。魂飞魄散?也不对。如果魂飞魄散,孙衡的归尘符不应该是那种反应。丢失的魂魄,难道被鬼拘了?”

被鬼拘了?孙衡和陶棠蓦地一凛。

就此时,疾风冽行,犹如虎啸,时值盛夏,屋内却处处透着隆冬的寒意。吴象眼神四下巡视,只见孙衡扔在外面的符纸顷刻燃烧,成为一团黑屑。

三人心下皆惊:“好强的怨气!”

《拘魂令》精彩评论:

20181230读到最新章这是一本设定和故事都不错的赛博朋克小说,可食。但看了这么多章后,我决定弃了,原因有二:一、这个作者(谈九)好说教,爱秀智商,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小说中对现实里的各种事进行讽刺,令人不喜二、这个作者(谈九)塑造的主角(陶棠,吴象)性格很矫情,总时不时在剧情中强调我不是英雄啊,我不想管事啊,或者我不是你们成人啊,我不想掺和啊...等等,首先事情来了,你有能力但不管,让人不喜;然后你之后明明掺和了,嘴上还非要各种说我本来不想掺和的...这么矫情,也叫人不喜再加上我之前说的一些宅系文风也不算讨喜。总之,这是一个爱秀智商优越感、性格还矫情的作者(谈九)创作的作品,个人看了这么多后,确实感到腻歪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