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 LOLI控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年下攻

更新时间:2019-08-19 16:06:19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  LOLI控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年下攻 已完结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

来源:作者:吃饱就睡觉分类:玄幻仙侠主角:钟毓,萧衡之

主角叫钟毓,萧衡之的小说是《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它的作者是吃饱就睡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灯笼的火光渐渐靠近,在我眼前映出一片明黄。 我抬头看去,面前正是本应在月虹轩过夜的皇上萧衡之。 “果真是你。” 我边点头边行了礼...展开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免费试读

灯笼的火光渐渐靠近,在我眼前映出一片明黄。

我抬头看去,面前正是本应在月虹轩过夜的皇上萧衡之。

“果真是你。”

我边点头边行了礼,“见过皇上。”

“你不应在月虹轩吗?”萧衡之疑惑地看着我。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好吧。

“回皇上,我想出来逛逛,结果就迷、迷路了。”

萧衡之轻笑了下,“这个时候宫中夜禁,所以一路上没什么人,你刚来不久,迷路也是正常的。”他看了看夜色,“还不是很晚,陪朕走走吧。”

“嗯、好。”我笑了笑,拿过他手里的灯笼,在他身侧为他掌灯。

“皇上,您好像不是很喜欢影贵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时间想打破尴尬就冒出来这句话,意识到有些失言,就要赔罪。

萧衡之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有些惊讶地笑道,“还以为朕演得很好。没想到能被你看出来。”

“因为发自肺腑的笑和勉强的笑是不同的。”我看着前方悠长的石板路,“您刚刚的笑是开心的,与您在月虹轩的笑很是不同。”

“所以,与影贵人是逢场作戏吧。”借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多说了几句。

萧衡之默然,没有回答我,转而问道:“阿年,你为什么要进宫?”

这个问题着实让我紧张了一下,不自觉攥紧了手中灯笼的提手,装作无奈道:“身不由己。”

“是、大部分人进宫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萧衡之眼底有些阴郁,“朕在位的这段日子里,不想有太多的人身不由己地进宫,所以许久不曾纳妃,朕也知影贵人心思不在宫中,可这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连天下最大的皇帝都有着不能说出的郁闷和烦恼,更何况其他人。我们是世间无力的尘埃,只能随风飘荡,命运让你陨落在哪里,你便留在那里。

而最无力的我们想抓住的不过是一段能交付自己抉择的命运,为自己而活。

与慕夏不同,我不能跟萧衡之说些:你还年轻、你的路还很长之类的心灵鸡汤。

他是皇上,他的肩上背负着慕夏没有的东西,比如天下百姓,比如责任,这些都太沉重,命运怎么允许他为自己而活?

于是我果断地选择换了一种味道的心灵鸡汤。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况且也无法改变,不如一路走下去,兴许会发觉路上有很多美妙的风景。”我微微笑了下,“改变不了现实,只能改变自己的心态。”

“曾经认为碍事的花花草草,换一种想法会是装点庭院的绿植……抱歉,皇上,奴婢话多了。”

“无碍。”萧衡之细细打量了我一番,神情微妙,行走的脚步顿了顿,提议道:“我们回去吧。”

一处转角,萧衡之为我指了下方向,“那处灯笼照亮的地方便是月虹轩,”又莫名补充了句:“今夜的灯光极其明亮啊……”

我愣了下,确是如此。

本想问他为什么不进来寻影贵人,但见他平淡的表情便把话咽回肚子里,将灯笼递还给他,转身回去了。

月虹轩门前两排灯笼高高挂着,为我照出明朗的路。

台阶上,钟毓正发愣地站着,眉头紧皱,见到我才缓缓舒展,“阿年,你终于回来了。”

环视四周,没有看到盏溪的影子,“啧啧啧,这朦胧灯光下,没有美人陪着不寂寞吗?”

钟毓愣了愣,低声轻笑,“你果然还是在意的……”

我扫他一眼,绕着他进门。

“你、去哪里了?”钟毓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不、知、道,我迷路了。”

“那你怎么回来的?”

“碰见一个朋友,送我回来的。”我为什么不说是皇上呢?

钟毓身子一僵,“莫不是、萧衡之?”

好准。

我推了推挡住我路的钟毓,感觉他有些莫名其妙。

钟毓拉住我的手臂,皱着眉,焦急道:“阿年,萧衡之人不简单。”

我不明所以地看看他,“肯定的,他要是简单的话还能当皇上吗?”

“我的意思是,他接近沉影和你的目的不简单。”

“那盏溪接近你的目的还不简单呢!”

钟毓听我说完,扑哧地笑出声,“是不是你生气的时候才会变聪明?”

“那我要不生气的话,就一直很笨喽!不对不对,谁生气了!”我甩开钟毓的手,向平日里存放食物的小屋走去。

钟毓为我端来一盘糕点和一壶温水,“知道你肯定会觉得饿,早就给你备好了。”

我低头吃着糕点,莫名想起刚刚盏溪为钟毓做的绿豆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阿年,”烛火恍惚,钟毓看向我的目光闪烁,“对不起,你刚刚一定很害怕吧。”

我摇了摇头,抬起头对钟毓笑了笑,“害怕谈不上,我不怕黑也不怕孤独,以前我一个人迷迷茫茫在树林里逃命的时候,早就习惯了。”

“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但还是要拼命地跑,不然就会成为猎物。”

我作为孤魂漂泊的时候,要时刻警觉,稍稍放松就有可能被一些想提高修为的妖怪追杀,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钟毓,你没必要向我道歉,是我自己想出去转转的。况且,我一个人过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我拍拍手上的残渣,喝了口水,起身对他道:“吃饱了,晚安。”

“可我刚刚很害怕。”钟毓一把拉住我的手,“阿年,我找了你好几圈,你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你。即便我知道是在皇宫里,你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我还是很害怕。”

心噗通地蹦了下,说出的话却有些淡漠,“抱歉,让你担心了。”

钟毓的声音柔柔的,有些委屈地哄道:“阿年,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生气?我生气了吗?”我勉强地笑了笑,却挣不开钟毓的手。

他顺势将我搂在怀里,“你的眉毛都要拧到一起了,还说不生气吗?”

“钟毓,你松开。”

反而搂紧我,耍赖道:“不松,永远都不想松开。”他靠在我肩上,在我耳边呢喃,“阿年,盏溪接近我是有目的的,绝不是所谓喜欢这么简单。”

“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吃饱就睡觉)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三世情缠,相贱时易别时难》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