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塔尖舞者》塔尖 娘受 塔尖舞者GC

更新时间:2019-10-28 16:38:44

《塔尖舞者》塔尖 娘受 塔尖舞者GC 已完结

《塔尖舞者》

来源:作者:舞蹈家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夏文书,单文镇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舞蹈家原创小说《塔尖舞者》,主角是夏文书,单文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作者有话说 本书写完第十二章,当晚就有人对訾相抱怨:不是平凡人的励志文吗?为什么又落入俗套的让女主当了皇后? 訾相在此解释一下:...展开

《塔尖舞者》免费试读

作者有话说

本书写完第十二章,当晚就有人对訾相抱怨:不是平凡人的励志文吗?为什么又落入俗套的让女主当了皇后?

訾相在此解释一下:十岁被预订为皇后,是给未来的江湖生活做铺垫。本文着重写的还是女主十岁到十八岁的生活,主要情节暂定为女扮男装在民间的游历,至于后来入住东宫的朝堂生活将会被一笔带过。当然也不排除后期因为情节需要来稍做相应的改动。

另外,这里还是要感谢对本书提宝贵意见的客官们,谢谢大家的支持啊。希望继续关注《塔尖舞者》,訾相在此叩谢拉!

正文

自从皇上回京以后,单文镇商货展的火爆程度也开始慢慢退热。

日子继续不紧不慢的进行着,夏文书依然在学堂里早出晚归,李伯一如既往的唠叨,恩心也彻底的开始了自己学子生涯。如果说现在的单文镇与往常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除了多了一个恩心这位小娘娘外,就是一向漂浮不定的篮大老板开始在单文镇常住。

夏文书为了恩心也是用心良苦,刺绣请了最好绣庄的当家绣师,而琴棋书画则自己亲历亲为的手把手来教。前面也说过,恩心什么都不怕,就怕被人感动,一感动就潜力无限。学习的进步那是呈直线上升,惊讶的绣师和夏文书误以为是天才,恨不得倾囊相授。

就这样秋去冬来,半年过去了。如今,恩心所学已经有些小小的成就,夏文书也不再追得那么紧,渐渐开始放手让她自己调配,顶多在个别的时侯在旁边指导一二。生活的步调开始渐渐的放松,恩心也开始了选择性的挑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去研究。

这大半年,除了学识增长外,恩心的个子也在噌噌的往上长。刚来这个世界的时侯,这个身体也就一米五左右,现在这半年不知是不是生活条件太好,一下子就窜到一米六。不过,看这趋势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毕竟人家还不到十一岁呢。这个世界的女孩十四岁成年,自己大概还有三年可以增长吧。

最近,闲来无事的时侯,恩心就会往篮雪傲的别院跑。那家伙除了偶尔的跑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单文镇。自从有了念恩剑,就天天不忘吵着他教自己剑法。狐狸也算大方,除了偶尔为逗她,故意为难外,基本上还算是个好老师。就这样劳逸结合,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当初被选为皇后的郁闷也渐渐烟消云散。

转眼已到年关,家家户户开始采办年货,临溯居也不例外,把李伯忙的恨不得生出四双手。再过两天篮雪傲就要回京城的家里过年,临行的时侯约夏文书和恩心去他的别院小酌,两人当然欣然前往。

说来也奇怪,夏文书和篮雪傲,一个文人一个商贾,竟然意外的投缘。恩心也乐得其见,毕竟这两位是目前为止真正把自己当作念恩心来看,而非御新国未来的皇后。虽然有时候都会很无耻的欺负一下自己,只是一个腹黑一个狡诈,但还是能真实的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关心。

单文镇虽然有着南方的气息,但冬天仍是会下雪。这对于前世生活在南方沿海城市的恩心来说,第一次见雪还是让她兴奋了好一阵子。结果情绪没把握住,被旁边小酌的两人笑是土老冒,没见识。气的恩心小姐老虎发威,雪团一个接一个的往两人身上伺候过去,整得那两人端着酒杯到处躲,上窜下跳的糗样让恩心哈哈大笑。

酒过三巡,三人开始行连字酒令。就是第一个人开头说一句诗,后面的人接着最后一个字开始下一句,循环往复。这是最近夏文书经常爱拿来玩的小游戏,恩心在想,大概一方面是为了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一方面是为了显摆某人的文学造诣吧。看那蓝狐狸积极响应的样子,恩心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黑着脸答应。

“还是恩心先来吧,不然又说我们欺负弱小,搞不好还会哭鼻子。”

听,这像人说的话吗?虽然是在谦让,却做的好似赏赐似的。狐狸的脸不愧是戴了面具的,脸皮厚的一塌糊涂。

恩心没好气的翻了白眼,就不客气的拿银筷子敲着碗碟,朗声到: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不错,恩心有进步。”夏文书一副孺子可教的语气。接着又道:

“道是有情人,白首走一生。”

狐狸道:“生于乱世间,心系苍生愿。”

恩心自愧不能老是剽窃别人的东西,就苦思冥想起来。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终于憋出:

“愿君鹏程起,翱于九天间。”

“有点霸气,可是小恩心,这个‘间’字可不好接啊!”

“呵呵,接不上来就认输吧,放心,我不会笑话你们的哦。”

这半年来,好不容易扳回一成,恩心得意的像只偷到米的老鼠。

夏文书一脸黑线,但不想放弃,还在冥想。正在这时,门外传来通报声,说是有人来拜访,这才打断三人的节目。恩心也因小赢一把而毫不客气的从篮雪傲的丽衣坊挖走几件不便宜的冬装,一路合不拢嘴的回去。

过年了,外面鞭炮噼里啪啦。真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临溯居的三人围着火炉吃年夜饭,其乐融融。当晚还收到了夏文书和李伯的压岁钱,加上之前篮雪傲给的一份,数目加起来可真不少啊,自己的私房钱又多了一笔。

吃过年夜饭没多久,就见镇上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临溯居辞岁。当晚盛况可真是一言难尽,众人走后,临溯居的门槛都被踩烂了,真是有够夸张的。当然,恩心可是挣的个满钵金。

因为单文镇有钱,每年的这个时侯都会有烟花表演,临近城镇的达官贵人也有很多提前来这里观看,听说还是很多小姐公子喜结良缘的地方。

一行三人关了门就去看热闹。溯河边上那是人山人海,镇长见恩心一行人前来,赶紧腾出几个好位置来,殷勤的让恩心有些不好意思。

见镇长那么热心,旁边的很多人都好奇的往这边看过来,不知谁说了一句:

“呀,那不是我们御新国的小娘娘吗?未来的皇后诶。”

顿时人群像炸了锅似的沸腾起来。恩心很是尴尬的坐在那里,像动物园的大熊猫,被众人观赏。感同身受,内心也对前世的那些明星们很是同情。人群里议论声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

“对了,小敏啊,你不是怀孕了吗?赶紧让小娘娘摸摸,说不定能沾上好运,一举得男呢。”

“哎呀,怎么办,我好激动啊。今天烟火会来了好多名人哦。”

“小娘娘好可爱哦,她旁边的那人是谁啊,好帅啊!”

恩心一脸黑线,真把自己当神仙,还有啊,她怎么都没听说御新国的女子那么开放的呢?那些大婶也就算了,那些未出嫁的姑娘个个如狼似虎的盯着她旁边的文书哥看,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反观夏大公子,一脸的从容,好似习惯了这种场合也好似很享受这种被人爱慕的感觉,这是什么人啊,恩心哀叹!大概自己接触的都不是正常品种就是喽。反正自己也够特别的,比他们正常不到哪里去。

原本想好好放松的大年夜,结果在众人的聚光灯下变得郁闷乏味。

左等右等,烟火表演终于开始,真是火树银花不夜天啊!大家的眼球都被烟花吸引,恩心也没那么拘束的站了起来,望着溯河边上空拿璀璨的烟火好似点点繁星。想起前世的除夕夜带着院里的孩子去江边看烟火的场景。烟火还是那烟火,只是换了时空便物是人非。说来最近很少做关于前世的梦了,真像老狐狸说的,一切都习惯的变成理所当然。

今夜注定狂欢,注定今夜无眠,“通宵灯火人如织,一派歌声喜欲狂。”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临近子夜,溯河边终于安静了下来。看着夜空中慢慢淡下的烟花,不知怎么恩心突然想起<<大唐双龙传>>中寇仲对秀宁说的话:“烟花过后,灿烂瞬间转为平淡。”

因为三人兴致正高,就沿着河边走走。没有目的,不为别的,只想漫步其上,感受一股惬意,领会一份静谧。风迎面吹过来,沁入心底,有些冷,把刚刚沸腾的气息一点点带走。在这幽美的夜晚中,踏着软绵绵的积雪,沿着河边,慢慢地向前走去。

想想这半年书墨飘香的日子,想想小酌的三人,想着庭院舞剑的自己,想着想着就走完了御新国的轩辕二年,迎来了又一个春雨绵绵、山花烂漫的日子。

而恩心也进入了十一岁,离国师预言的入宫时间还有七年。

《塔尖舞者》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舞蹈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夏文书,单文镇)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舞蹈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塔尖舞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夏文书,单文镇),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