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升斗夫人》升斗夫人免费 傲娇受 升斗夫人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19 16:03:10

《升斗夫人》升斗夫人免费 傲娇受 升斗夫人免费阅读 连载中

《升斗夫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沈步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楚家,曾夫人

《升斗夫人》作者:沈步苏,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楚家,曾夫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12遗产 楚太太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道:“都在这儿了?” 曾夫人知道老太君不在了,大房谪子又还未入仕,楚太太以后便是楚府真正当家的人...展开

《升斗夫人》免费试读

12遗产

楚太太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道:“都在这儿了?”

曾夫人知道老太君不在了,大房谪子又还未入仕,楚太太以后便是楚府真正当家的人,但是她到底受惯了楚家对她的恭敬,楚太太这么毫不客气地询问,令她心中略略不快。

她忍了忍,方才道:“回太太的话,原本楚家有二十六处铺子,一处丝染坊,二处丝织坊,六处宅院,景德末年太湖大水,太爷变卖了其中的九处铺子,三处三进宅院……”

楚太太的眉目一跳,要不是这九处铺子,三处宅院,也换不来今天老爷这个朝议大夫,只好皱了皱眉听着曾夫人接着道:“天禧元年,平江府上新置的丝染坊大火,烧死了六个工匠,太君为了把太爷从县衙门给救回来,又卖了其中三处铺子。天禧三年新购了五处铺子,但因三娘子成亲,太太说拿不出赔嫁,所以太君给了二处铺子作赔嫁,之后三姑爷没了,太君说那二处铺子不要了,让三娘子回家即可。”

曾夫人说到这里,嘴角也是微微露出了轻嘲之意。

楚太太轻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她哪里是拿不出赔嫁,是不愿意给罢了,再说了寡妇回家,自然陪嫁也要回来的,哪里有不要的道理,这平江府的老太婆倒是穷大方。

她脸色不好看但却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老太君的不是,曾夫人又道:“后来族里的祠堂着火,老族长不幸给烧死了,老太君怜悯老族长为族里一生Cao劳,家中又不算富裕,便给了老族长遗孀一个铺子……”

楚太太沉着脸,只轻哼一声,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曾夫人接着道:“去年四娘子出阁,她是大房的谪女,太君也陪嫁了三处铺子,一处二进宅院。”

楚太太脸色铁青地道:“大房的谪女如此陪嫁,那这余下的二个谪子,二个谪女,三个庶女让我怎么个赔法?”

曾夫人道:“剩下的公子小娘子太君也有安排,六哥是大房的谪子,太君分了三处铺子,一处丝织坊,一处二进院子,这已经些已经记在了大房的清单里。七娘是二房的谪女,太君分了二处铺子,一处丝染坊……”

“等等!”楚太太狐疑地道:“我这单子里并没有这几处家产!”

曾夫人垂下眼帘道:“太太,这几处家产,老太太在七娘子进京的时候,就已经折成银两给了她本人了。”

“什么!”楚太太捏着帕子的手不禁一抖,道:“你说什么?”

曾夫人见楚太太对她全无恭敬的礼仪,皱了皱眉头道:“七娘子的陪嫁老太君早就现银折给了七娘子了。”

楚太太捏着帕子手差点掐进了手心里,她千算万算,瞒着重病的楚太君将楚七娘匆匆嫁出门去,就是为了不分薄家中的财产。

楚太君一死,她分给楚七娘的财产自然要落到二房,她万万没有想到楚七娘竟然早就拿到了楚家给她的那份赔嫁,而自己全然不知道,若非她素来能忍,只怕当即就要将手中的杯子砸掉了。

曾夫人看见楚太太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便一口气把剩下的都说了:“剩下家中的三位娘子,每人赔嫁两处铺子,十一哥是二房唯一的儿子,可分得一处丝染坊,二处铺子。最后剩的那二进的院子却是原先的祖宅,太君说那是祖宗根基,即然祠堂烧了,便把那里用来供奉祖宗牌位,给楚家的人叶落归根之用。除此之外家中的五进院子卖了十万贯,一部分用于遣散下人的赔付。赔付是按年数,使女小厮一年十贯,管事的是一年二十贯。余下的钱一半存入钱庄作为公用,每年按息取用,不得拿本金,另一半中取一万贯给六哥作将来谋前程的资费,除此之外二家平分。”

楚太太已经是气得手脚冰凉,只道:“不说九娘跟其它的庶女一般是二间铺子,十一哥是二房唯一的儿子,为何他拿的竟比六哥要少?”

曾夫人心中鄙夷,九娘与十一哥不过是滕妾所生,且不论妾不能为妻,即使是扶正的,又岂能跟正经的谪子谪女相提并论,但她嘴里也只得道:“老太君过世前道,家中对二房资助远超大房,这么分配原也是为了楚家兄弟和睦。”

楚太太只冷笑了一声。

曾夫人的脸色已经是完全黑了,她原本是想着二房到底已经是京里的大官人家,于是颇有顺水推舟留在京城之意,但眼见楚太太气量狭窄,锱铢必较,哪里有在平江府的时候低眉顺目,Xing格温顺的模样,对她不要说恭敬,连点基本的尊重都不曾有,手中的佛珠是越转越快。

楚七娘瞧了一眼曾夫人的脸色,便知道楚太太算是彻底把楚府的这尊佛像给得罪了。

冯氏拿起旁边的一张清单道:“太太,这不还有剩下的几车东西。”

那张清单楚太太连眼皮都没抬,楚家是豪富之家,在平江府赫赫有名,又做过几年的皇商,这几车东西又算得了什么,除非里头都装得是金子。

冯氏见她不接那张单子,稍许尴尬,曾夫人接了过来接着念道:“绢一百三十疋,缎子五十疋,异色锦二十疋,羊皮十张,羔羊皮十张,狐貂五张,分别是白色四张,赤色一张。”她将单子往上挪了挪又道:“吉州窑剪纸龙凤纹碗一套,绕州窑印花莲纹盘大小六套,龙泉窑梅子青茶叶器皿一套,另外建窑曜天目茶碗一套,鸠鸪斑茶盏一套,玳瑁斑一套,影青釉印花粉盒六套。”

曾夫人念完了才放下礼单,默不作声地转动着自己手上的佛珠。

这些东西即使放在京都也不算少了,买上一套不错的中等户房都绰绰有余,但是跟平江府的豪富比起来,这些都算什么?

把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拿来给这些贱丫头们用吗?

楚太太心中像是被百爪挠着似的,她眼看着自己筹划了这么久,竟然全部成空,如何不恨。

冯氏在一旁哦哟了一声道:“这平江府也真是的,这些南方的瓷器京城里哪里能派得上用场?像我们这样府第,达官贵人来来去去的,太太都是用得汝窑器皿,至差也是官窑,连哥窑都不用的。还要难为曾姨押这么一大车的东西过来,真是辛苦了。”

曾夫人沉着脸道:“客气,族里吩咐,我倒不觉得有何辛苦,只是怕太太不满意。”

楚太太微微抬眉冲着冯氏道:“好了,就你挑剔。”

她身后的管事江妈凑过来小声道:“太太,这里头还差一个铺子。”

楚太太也是个精明之人,心里一细算,果真是差了一个铺子,连忙问道:“那剩下的一个铺子呢?”

曾夫人垂目道:“剩下一个铺子,是老太君给三娘子再嫁之用。”

“好,好,好!”楚太太怒急反笑,连说了三声好。

楚七娘知道每分出去一个铺子,楚太太必定跟割肉一般,这个贪财如命,敛财不择手段女人只怕是要气疯了。

老太君毕竟是人世里打过滚的老人精,楚太太那幅温顺贤良的样子哪里能骗得了她,她临死前摆了楚太太一道,却也不曾想自己一手带大的七娘子却早死在了自己的前头。

楚七娘想起老太君,眼里忍不住涌出了泪水,连忙低头掩饰了一下。

“即然都分给了小娘子,那这些铺子宅子的契约可有带来?”楚太太想了想问道。

曾夫人转着佛珠淡淡地道:“这些铺子宅子都已与牙保做过了契约,过继到了各个小娘子小哥的名下,铺契也都由公中收着,末成亲前铺子里头的租钱一半归公中所有,一半寄来过供小娘子们平日里头的花费。”

楚太太是差不多将嘴里的牙齿都快咬碎了,她原本以为只要扫除了楚七娘,家中的财产自然就落到了手中,没想到这老不死的居然干脆地分了分,人手一份,还不归自己管。

她想到这里忍不住抬手在桌面上撑了一把,免得自己坐不稳。

哪里想到刚好有一个穿红衣的少女进来送茶汤,她手一抬恰巧把茶碗给打翻了,茶汤顿时溅了她一手。

楚太太吃痛哎呀一声站了起来,手已经是通红,江妈喊着快取些药膏过来。

那少女上穿湘妃色轻罗褙子,料子显是好料,只是有一些不合身,稍大了一点,她此时吓得面无人色,被湘妃色一衬,更是白得渗人。

冯氏托着楚太太的手,转身狠狠点了一下少女的额头,道:“锦墨,你怎么搞得?端个茶都不会?你这脑袋就只长了一张嘴么?”

锦墨顿时嘤嘤地哭了起来。

楚太太皱眉道:“好了,你还有完没完,我这脑袋听见你说话声,就嗡嗡的头痛。”

冯氏连忙陪笑道:“我这一看见太太伤了,就慌了神了。”

锦墨拿着托盘退过一边,抹着眼泪,她虽然衣饰简单,但头这么一抬,竟然是个十成十的美人。眉若月初细弯,眸黑如雨润曜石,淡粉的唇色倒似Chun风剪过的桃花瓣,细薄一抿,却是Chun光无限。

小娘子们见她不似下人的衣着,但偏偏又不合身,不禁面面相觑,莫非是父亲新弄进来的侍妾么,怎么她又梳着双环髻?

楚七娘瞧了一眼锦墨,这个少女别人不认得,她却是认得的。

《升斗夫人》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沈步苏)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楚家,曾夫人)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沈步苏)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升斗夫人》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楚家,曾夫人),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