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拼夫》姘夫 立场倒换 拼夫Basher

更新时间:2019-10-09 08:31:58

《拼夫》姘夫 立场倒换 拼夫Basher 已完结

《拼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萧七七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管沅,侯府

萧七七新书《拼夫》由萧七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管沅,侯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靖安侯府向来强势,你觉着自己做了靖安侯府的女婿,到时候嫂嫂稍微有些不如意,她娘家还不马上把你吃了?”靖安侯盛巍是正一品右军都督...展开

《拼夫》免费试读

“靖安侯府向来强势,你觉着自己做了靖安侯府的女婿,到时候嫂嫂稍微有些不如意,她娘家还不马上把你吃了?”靖安侯盛巍是正一品右军都督府都督,盛嵩是神机营的从二品都指挥同知,“他们家虽然显赫,可你想让人说你吃软饭呢,还是想找个跟咱们家差不多的嫂嫂,让人觉得你是靠自己打拼上去的?”管沅认真地看着管洌。

定远侯府在公卿世家里算不上混得顶好的。祖父定远侯管路是从二品的五军营都指挥同知;父亲世子管进是大同参将,长期驻守大同,三两年才回京一次;二叔管达,也就是管洛的父亲,是正六品五城兵马司西城指挥;二太夫人的儿子、三叔管通,在太常寺任正七品典簿。

这样的家世,确实不能和一路高歌的靖安侯府相比,不过和一些早就没有实权的勋贵之家比起来,还是要好看很多。

思及此,管沅又开始疑惑:前世,她到底是怎样嫁到靖安侯府去的?

按理说,靖安侯府这样显赫的人家,不应该会看上她。

当初抄袭事件,定远侯府为保声名,自然不会把具体的事传出去——毕竟管沅还姓管。但即便外人不知道事件过程,从定远侯府对管沅的热络程度,管沅被赶回庐陵三年无人问津,还有后面的嫁妆问题,应该都可以察觉一二。

至少他们可以确定,管沅是有问题的。而永国公当初,便是有所察觉,才不愿意把女儿嫁给管洌。

前世她就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这是她当初唯一能抓住的机会。定远侯府把她赶走,势必不会为她做主;杨家已然没落,没有能力为她做主。能重新回到京城,嫁到显赫之地,她抓住了求生的本能,再也不管其他。

可后来才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没由来的顺风顺水,背后肯定暗藏危机。

管洌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你说的有道理,婚姻结两姓之好,也要讲究门户相当。靖安侯府确实太大,容易吃不下噎着,靖安侯的侄女并非好人选。不过妹妹,才几日不见,你长进不少,分析事情头头是道呀!”

在管洌的印象里,这个妹妹虽不庸碌,但也毫不出挑。没想到花朝节得了最好的赏赐,如今又说出这样一番话。虽然还是一般的清丽容貌、温和神态,但与从前,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哥你这都不明白吗?不过,”她话锋一转,“说实话,你心里有没有中意的小娘子,要是告诉娘亲,兴许娘亲还会为你做主呢?”

管洌微窘。

说实话,除了自家妹妹堂妹,他就没见过几个小娘子,更别说中意……

“咳咳,妹妹,你一个没出阁的小娘子,说这些话不妥当吧?”

看着哥哥轻微泛红的脸,管沅却是半分尴尬之色也无。

重活一世,若还要继续看别人脸色,还要听凭旁人安排,那这辛辛苦苦的重来又有何意义?

她惟愿哥哥这些真心待她的人,能真正过得美满幸福。

“我也是让你考虑清楚,这是大事,没机会悔过的。罢了罢了,这些话我也不会让外人听到。总之呢,消息我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管沅笑问。

管洌皱起眉心,略显无奈地一敲桌子:“真不明白你一个姑娘家,掺和科考的事做什么。我帮你卖可以,卖不出去就不关我事了!”

“也不着急,”管沅淡然自若地品着祁门红茶,“做生意嘛,哪有一两天就赚得盆满钵满的?慢慢卖就是了。”

也许这一个多月,她的制艺鲜少有人光顾,但只要等到殿试之后,肯定会一文难求——时文本身算不得惊艳,对看过的人却是大有裨益。自然,她虽知道这次殿试的题目,却并非据此写了一篇制艺,那样做会让人怀疑泄题舞弊。她只是指了几个方向和几种风格,暗含在这篇看似普通的时文之中。

到时候殿试结束,她售卖相关点评,便能再兜一波生意。

想到此,管沅嘴角绽出满怀信心的笑意。

又絮叨了几句琐事,小厮禀报有客:“齐大公子在外院等少爷。”

齐大公子?除了仁和长公主的长子齐允钧,京城还有哪个齐大公子?

“你和他什么时候有的交情?”管沅好奇地看着神色自若的哥哥。

皇上膝下子嗣单薄,除却早夭的二皇子,只有太子一人。仁和长公主又是皇上最喜欢的妹妹,因而齐允钧自小出入宫廷,很受皇上皇后喜爱,一入仕便是从四品官身。齐允钧,可不是谁都高攀得起的。

管洌瞥了管沅两眼:“你别看他身份尊贵,为人却爽快利落的很,是个可交之人。做人不能因为别人贫贱就疏远,也不该因为人家富贵就避忌。只要不是刻意巴结怀有目的,便可问心无愧!”

管沅扑哧一笑:“我不过问一句,你就摆出大道理来了?我是看爹爹不在身边,这才多问两句……”说着又有些黯然神伤,“也不知爹爹什么时候能回来……”

前世正德元年,鞑靼小王子来袭;最后虽击退了敌军,父亲管进却战死大同。

这辈子她清楚结果,但根本不知该如何帮爹爹,难道要眼睁睁看着……

武将之家富贵起来能大红大紫,可这其中的苦,还有战败后灭门的后果,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兴许,她还是选个诗书之家好一些?

管沅愁苦地纠结。

定远侯府外院,管洌已经梳洗得清爽利落,大步走进厅堂。

“我猜你就是在家混了一天,于是直接杀过来了!”接着便是爽朗的大笑。

少年剑眉星目,神采飞扬,靛蓝的直裰在夕光下现出若隐若现的金色,腰间一块麒麟白玉乃御赐佳品,登云履踩出稳而轻的步伐。

若不是那样高贵的出身,谁能穿得起鎏金浮彩宫缎,能言语举动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小心谨慎的拘泥?

“被看穿了,”管洌无奈叹息,“我服输。”

齐允钧一挥手:“服输了总该有点表示吧?”俊朗的笑容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

管洌爽快地一拍桌子,应下了所谓表示:“好不容易休沐几日,今日我做东,去桃园,不醉不归!”

桃园是京中最负盛名的酒楼,以其桃花佳酿闻名遐迩。

齐允钧笑意畅快:“我可不是为了坑你一顿饭钱来的,有几个家伙介绍你认识,包括谢阁老的公子,昨日刚考完的。再叫上你表兄杨子升,谢家和李家关系一直不错……”

管洌自然听过谢阁老公子谢丕的才名,想到日后仕途,他和表兄杨安多结交几人也是好的。随即掂了掂手中管沅托付的时文:“我绕道去城西送样东西,再去叫子升。你先请谢公子去桃园。”

齐允钧低头看见一卷雪宣,不由起了好奇之心:“什么东西还要你亲自送?”

管洌心下为难:总不好告诉他这是自家妹妹的墨迹,闺阁女子的笔迹,按规矩是不外传的……这般想来,又觉着自己行事不稳妥,应该亲手誊抄一份,再送过去……

“也罢,这东西不急,”管洌没有回答齐允钧,看似随手把那一沓时文给了身边小厮,“咱们先把子升那书呆子叫出来!”就拉着齐允钧离去。

人精似的齐允钧没有忽略管洌的欲盖弥彰,越发好奇那卷雪宣究竟写了什么东西:“到底什么来头,莫非你还认得什么世外高人?”他摸着下巴,饶有兴致。

一一一一

感谢书友141006112057750的2个平安符!

第一次尝试宠文,写得心里暖暖的(*^__^*)求推荐票求收藏呀~

《拼夫》精彩评论:

最好的LOL小说 没有之一 作者(萧七七)是真的了解游戏 并理解博弈 熟悉操作的人 而不是各种游戏小白文自嗨的过家家 是基于现实的艺术夸张 就冲这种了解与功夫 其他缺陷就可以容忍 节奏其实还不错 不过黄金以下的游戏小白反而可能不喜欢这种风格 同时需要读者对LOL的比赛与历史比较关注和了解才能更有共鸣和带入感 至少也需要s5前的老玩家才会看着比较熟悉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